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普宁市以三年计划快速提升学前教育水平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区县动态 > 招生考试 >

普宁市以三年计划快速提升学前教育水平

时间:2017-09-28 22:40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以前也读小说,且上学那会儿看了不少。只是那些小说的作者都不是熟悉的人,所以那时的看小说,只是看,有时只是看故事情节,图热闹,而当捧着一本身边熟悉人写的小说,且加上作者送书时的慎重与叮嘱,我便对此书产生了一种庄严肃穆与虔诚期待。于是,每当空闲,我便用一份本真、纯粹的心,一字一句的读,一段一段的领悟。
  
  一部好的作品,总能引发读者深思文字深层次的东西。时至今日,四十三万字的《迷失》已被我读完,掩书回思的刹那,想把自己从此书中所得的个人所悟、所感写出来,也算是对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一本小说的一种交代。至于对与否,还待请作者明鉴。
  普宁市以三年计划快速提升学前教育水平
  作品以主人公覃小舟的工作经历为主线,没有太多对话的场景,只用大量内心的独白,就完整、细腻地刻画出了一个个立体、鲜明鲜活的人物形象、一幅幅百相交叠的社会图景。那一个个人物,独立又不可分裂。那一个个人物,不只是单纯的一个人物,而是反映了一种社会现象,一种特殊时代的气候,一种问题机制下的常态。正如作者所言:一个人的心思,便是大众的心思;个体的情欲,便是社会的情欲。是的,由人组成众,由众组成社会,单个的人的思欲,一定程度上便是众,便是社会。只是,当一个人,一个弱小的个体,处于这种世俗的纷乱和问题机制中时,总是很容易迷失
  
  人生到处是选择,处处是陷阱,当你不小心陷进去时,便将无法自拔。于是,我们不自主地在生活里迷失,开始对自己的理想与追求产生怀疑,慢慢地,曾经美好的回忆与憧憬终究败给现实,于是,我们便开始放弃,渐渐地,也便迷失了自我。
  一是健全投入机制,经费保障到位。制订《台州市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加大学前教育财政性投入,每年预算内学前教育经费占同级财政性教育经费总额的比例不低于当年全省平均水平,新增教育经费向学前教育倾斜。从 2018年开始,财政将学前教育专项经费从1400万元每年递增 200万元,到2020年增加到2000万元,财政性学前教育经费占同级财政性教育经费的比例达10% 以上。截止发稿,今年仙居县已投入6500万元,温岭市已率先将公办幼儿园的预算安排达1.58亿元,其中学前教育专项经费为2000万元。
 
二是统筹整合资源,强化考核细则。市政府将幼儿园扩容工程和薄弱幼儿园改造工程列入对县市区政府的考核。市教育局根据市两办《2017年度县市区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责任制考核办法》文件精神,制订《2017年度县市区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责任制教育指标考核细则》,率先将公办幼儿园占比和年度公办幼儿园增长率纳入对各县市教育指标考核,科学规划学前教育发展,多渠道扩大学前教育资源,努力构建覆盖城乡、布局合理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
 
三是精准对接项目,全力推进建设。随着二孩政策及新户籍制度政策的实施,台州学前教育资源不足现象依然存在。市教育局加快推进农村公益性幼儿园的建设,规范住宅小区的配套幼儿园管理。在第二轮三年行动计划中(2015-2017年),全市新建公办幼儿园57所;共有46所闲置农村中小学校舍改建为幼儿园;新增教学点51个;全市小区配套幼儿园达41所。到2020年,预计全市在园幼儿人数将新增4万人左右,为有效应对可能出现的入园难问题,计划继续新建幼儿园150所,扩建幼儿园30所。
 
  大多数人的迷失,是经受不住红尘太多的诱惑,是源于贪,而本部小说中的迷失,是出于一种本性。上部“灵与肉”中,覃小舟的迷失,是因为生活环境的变化和突然间感情的受创,是因为失去、失落乃至绝望而寻求的一种心灵及身体的安慰、报复和发泄。在那迷失中,我们看到的是情欲的挣扎,人性的卑劣,听到了灵与肉的声声哀歌。下部“毁与荣”中,覃小舟的迷失,是因为社会世俗的惯性下,他在工作中时时受排挤、遭挤兑,一次次的碰壁、失望而陷入困惑后的迷失。在那迷失中,我们仍然能看到不灭不绝的人性,而且看到了一种世态的炎凉、人性的狡奸冷漠及个人的弱小、无奈与悲壮。人,一旦处于现实和想象的落差中,在那种恨不能恨,怨不得怨,愤又丝毫起不了作用的夹缝中时,便没有选择,没有尊严与体面,下意识里,只能寻求一种本能的抚慰。
  
  如果说“灵与肉”的迷失,是一种小我的迷失,“毁与荣”的迷失,便是一种大我的迷失。而不管是哪一种迷失,都需要救赎。如何救赎呢?这便是《迷失》留给我们的思考。环境能毁灭一个人,也能造就一个人。在迷茫里,在自责里,甚至在自我鄙视与唾弃中,覃小舟一直在寻找着,寻找一种能够让自己感情复苏的那一个人,寻找一种让自己心灵依靠、灵魂皈依的出路。值得庆幸的是,他找到了,水水的出现,使覃小舟从迷失中走过来了,书法上的小有成就,让覃小舟找到了生活的出路。作为小我的覃小舟,在穷尽半生之精神后彻悟了,回归了,而作为大我的社会机制问题,还在迷失中,还是也从迷失中走过来了呢?
  
  还好,作者在文中最后说:“时代的风向真的在变,历史的车轮正迈向最伟大,最美好,最清明的时代”。就冲这一句话,大我的迷失,也该算是一种走过吧。
  
  不管曾经如何低糜,只要从迷失中走出来,就是一种新生。
  
智汇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