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省督导组来普宁市召开“重点县”前期督查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区县动态 > 招生考试 >

省督导组来普宁市召开“重点县”前期督查

时间:2017-09-28 22:35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三月,听说移民搬迁区有一方绿草坪时,我是怀疑的。尚且不说在我们这儿,三月还不是草绿的时候,就是临近沙漠的那沙地、那土质、这干旱,能长得了草就是奇迹,更别说草坪了。趁着周末,当和朋友们坐在车上向着那抹绿奔去时,我依然未能想象出这抹沙漠边缘的绿草坪,究竟有着怎样的绿,怎样的盛大。
  
  车子从金大路直驶至西靖镇阳光新村。这儿原本是一片荒漠,近年来由于政府“下山入川”项目工程,各个山区乡民搬迁至此,一排排整齐划一的小院,将这儿的荒凉装扮成焕然一新的面貌。只是这儿土质还未改善,地面全是随时都会跟风私奔的软绵绵的黄沙。我们的目的地,便是离阳光新村不远处正在筹建的“民俗博物馆”(预命名)。
  
  当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我没看到所谓的绿,却被眼前一座透着古色古香的院门所吸引,说是院门,其实更贴切的应该称其为一座复古的建筑。该建筑以左右两间开着两扇六角窗的淡黄色木屋为主体,相互间以木质栅栏相连,中间留有一通道便是大门,而门顶及左右房屋顶部都是飞檐翘角的设计,门口摆放着两排涂着各种颜色的小轿车废旧轮胎,轮胎一侧,有干枯了的植物的影子。一眼所及,便瞬间有一种返古、艺术的氛围,高贵、清雅、浪漫。喜欢摄影的朋友直呼:这儿完全可以当做婚纱摄影基地。
  省督导组来普宁市召开“重点县”前期督查
  穿过木门,是一处宽阔地。有两间相距一百米左右,大小相同、坐向不同的草顶土屋,房檐下挂着黄色玉米棒、红色辣椒,使这儿既有了与世隔绝的清幽,又有着日常生活的烟火气息。此地还在设计修筑中,两个工人正在用竹板为一间小屋子钉外皮。我们绕过他们的忙碌,以搜寻猎奇的目光,沿着沙土上一条不是路的路向里走,便看到了沙漠里的奇缺——水,一个大面积的水塘呈现在我们面前。正当正午,太阳将其柔软的光一点点揉进碧水,水面便清清亮亮、金光闪闪,如一朵朵阳光随着时间的脉搏在轻轻跳跃。对岸蓝色的水柱倒影在水面,十几只或白或灰的鸭子在岸边嬉戏追逐,那丰满而富态的身子稳稳地端坐在水面上,胸脯挺得高高的,神气十足,像一只只小船在兀自游动。间或一两声高歌与彼此间的回应,那柔和的声音,如恋人间的召唤。微风习习,层层鳞浪随风而起,细碎的波纹像一滩滩碎银,画狐般一排排向我所在的方向传来,离我越近,波纹越小,直至我面前时,波纹已失,再看脚下的水,水面即静又清又亮,如镜。此时的天地间,蓝天、白云、群鸭、碧水,俨然就是一幅“春江水暖鸭先知”的名画。
  期间,省督导组分别听取黄岩区政府、三门县政府关于基础教育重点县工作汇报,查阅相关资料,分别实地查看了8所、10所中小学、幼儿园,并召开督导反馈会。
 
在9月20日上午黄岩区反馈会上,省督导组组长施建祥充分肯定黄岩区在基础教育短板梳理、三年提升计划制定及相关措施落实等方面取得的成效,指出“摘帽”工作存在的问题,并就扩充优质教育资源、优化教师队伍结构、落实三年提升计划三方面提出建议。黄岩区委副书记、区长陈建勋代表区委、区政府表态发言,要求全区上下以统一的思想、一致的步调,抓好落实,快速行动,加大创建力度,力争两年内完成“摘帽”工作。
 
在9月22日上午三门县反馈会上,施建祥对三门县基础教育重点县工作表示肯定,认为该项工作已有一定成效,但与基础教育重点县“脱帽”标准和教育基本现代化指标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提出“强化保障,补齐基础教育短板”“形成合力,确保提升计划有效落地”“以创促进,提升教育综合发展水平”等方面建议。三门县委书记杨胜杰在表态时表示,三门县将对照标准,抓落实,提升教育发展水平,争取早日实现基础教育重点县“脱帽”、教育基本现代化县“戴帽”。
 
市教育局督导处负责人,黄岩区教育局领导、分管领导、相关科室负责人,三门县教育局领导班子及相关部门负责人等参加有关活动。
  继续前行,我浑然忘记了我要寻找的那一抹绿,因为我的目光又被水泥路两旁以各种造型摆放的巨大木质车轮所吸引。听主人说,这些木质旧物都是他长年累月从山区乡村一件一件收购来的。路边一盘青白色的石磨,表面一凹一凸的皱褶里,是历经岁月沧桑后留下的纹路,那圆圆的磨眼,像一双透着历史精髓的眼睛,引领我追怀那远去的时光。我分明看到,村里唯一的那座小磨坊里,拉磨的小白驴被蒙住了双眼,在绳套的笼络下,绕着磨回味着枯草的余味,机械地一圈一圈赶着时光。驴蹄“嘚嘚嘚”、磨盘“吱扭扭”,磨眼里黄白的豆瓣纷纷落下,妈妈拿着笤帚,间或扫一下磨盘上剩余的青豆……
  
  还有一辆辆木质的微型单轮手推车及双轮推拉车,一辆木质双轮篷篷车,一顶尘封的红缎黄稠花轿……一件件历经岁月沧桑、稀有而幸存的民俗旧物,一些使用了千百年,千百年模样未变、用途未变的器物,在风化老去的年轮里,历经岁月的时差,泛着淡黄的风尘,被新时代搁浅在那个专属的年代,以自己存在或者变化的方式,静坐在现代文明的村落里,见证着人民征服自然、改造社会的艰苦奋斗史,用复古的色泽演绎着一个时代的原形,激活那段已然无法目睹的画面。看着这些,便能回想起一幕幕生产生活的劳动场景,看到曾变幻的风云日月,看到岁月的流转,感受到脚下这片沉积着历史精髓的土地,曾经有过何等的神奇与辉煌。
  
  边看边走,我们心情迫切却步子悠闲地又步入该地最高的一座大楼。那是一座长方形的二层楼庭院,从正门进去,只见上下层四周都是大小不等的房间,中间顶棚用专用材料封闭,将整幢楼与中间的一大片空间蓬成一座大型温棚。在中间地面种植着的,便是我一直寻找着的绿草坪。草坪面积不大,还被砖块分割成形状、大小不等的方块,只是看到那绿,便是看到了希望,那是生命的颜色,有着生命的力量。那绿,绿得浓而沉,绿得酣而醉,绿得纯粹,却也绿得触目生凉。我慢慢走近蹲下身,屏着呼吸细细打量,每一株小草都有着细细的身杆,浓浓密密、挨挨挤挤依偎在一起,长得长长的,长得那么努力又小心翼翼,间或有一两棵叫不上名字的低矮的小树苗伫立在草中间。那一刻,我感到无比的欣慰和感动,不由得庆幸生命的不息与鲜活。这是北方的沙漠,气候干旱,沙土横飞,而一棵草,生命何其弱小,可它以坚强的生命力,豪饮着岁月的风尘,守住了生命的颜色,守住了沙漠中的这一抹绿,点缀了一个冬天的素白,点缀着荒漠浩瀚无际的单调黄色。而且,在这儿,绿草坪显然并不是重点,修筑中的博物馆才是这儿真正的绿。
  
  有幸见到该地的主人,他说博物馆正在筹划待建中,听着主人对其远景的策略与谋划,我们满是期待。惟愿他能以沙漠为纸,以水为笔,以民俗文化为主,画一幅绿树成荫,绣一帧历史物卷,醉美一场西北防沙治沙、弘扬民族文化之旅。
  
智汇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