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2017普宁市高中段招生体育考试圆满结束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走进课堂 >

2017普宁市高中段招生体育考试圆满结束

时间:2017-09-28 21:28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这个秋天好像来得很快,大雁又开始飞向了远方……”
  
  五保户刘远方坐在炕上嘴里念叨着。一边用右手拽了拽臀部底下的褥子,一边用那已经磨起茧子的屁股吃力的往窗口蹭了几下。眼睛一直看着天空中那群影子越来越小的大雁。那只没有了知觉的左手勾成一把镰刀在胸前,随着她瘦弱的身体的移动而晃动着。原本白皙的皮肤在病魔的腐蚀下,已成了褐红,细小的皱纹像是湖中荡漾着的水波,层层可见。
  
  太阳,应着岁月相邀,如故的冉冉升起,几只大大的长尾巴翎儿翘着长长的尾巴在院里的柿子树上跳来跳去,叽叽喳喳的,似乎在商议着要从哪几个柿子下口。有的在围着柿子相看,有的在四下张望,稍有一点动静,呼啦啦的就全飞走了。
  2017普宁市高中段招生体育考试圆满结束
  刘远方拿起身边的痒痒挠,轻轻地一点一点用力拨开那扇沉重的玻璃窗,唯恐隔着玻璃采不到那暖暖的阳光。又唯恐惊到树上那几只大鸟,红色的秋衣领子随着拨动的力度耷拉下去一半,露出了半个肩膀。呼吸声明显的在用力时粗了许多,可嘴里还是碎碎的念叨着“灿烂的阳光真好,灿烂的阳光真好,可以闻到太阳的味道……”自从有病瘫痪在炕上,刘远方就不让放下那带着穗子的窗帘,仿佛那个漂亮的布帘所隔起的不仅仅是一片风景,而是她的整个世界。
  
  是的,刘远方一直特别喜欢太阳的味道。喜欢那些飞累了来院子里歇脚的小鸟。多少年来,一直不让砍掉院里的那几棵柿子树,也只有这几棵树无怨无悔默默无闻的陪着她风风雨雨走四季,也许也只有这些树上的鸟儿可以带着她心里的梦想去遨游。这每一个旭日东升的早晨,似乎都会给她无尽的力量和希望,那股力量也似乎就来自于那个太阳升起的远方。
   随着济宁一中考点最后一名考生满意地走出运动场,标志着2017年济宁市直高中学校招生体育、信息技术、实验操作三项考试圆满结束。考试期间,市教育局局长高广立、副县级督学刘运泰、市高校办副主任董学军等领导到各考点进行巡视。
    今年市直高中段学校招生共报名4300余人。为了方便学校组织学生就考,让学生可以腾出更多的精力准备文化课的考试,今年将体育、信息技术、实验操作三科考试合并,按照考生的志愿,从5月16日至18日,分别在济宁一中、济宁育才中学、济宁学院附属高中进行。其中体育考试项目,全部采用智能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测试设备,现场公布考生成绩,确保了考试公开、公平、公正。
    今年体育中考的项目为3项。一是耐力项目,男子1000米和女子800米;二是力量项目,男子立定跳远、引体向上2选1,女子立定跳远、仰卧起坐2选1;三是技能项目,篮球、足球运球2选1。充分发挥体育考试的杠杆作用,促使学校开全体育课程、开足课时;督促学生加强体育锻炼,全面提高身体素质。
  听说刘远方的名字原本不叫刘远方,她也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姑娘,只听说在一个下过滂沱大雨的傍晚,有人看见一个俊俏的姑娘穿着一身湿漉漉的衣服卷缩在路旁干枯的秸秆堆上。黝黑的大辫子顺腰而下,头上顶着几片碎小的玉米叶,刘海被雨丝梳成了绺,紧紧地贴着额头,时不时的顺着面颊滴答几滴水珠。湿透了的白底红碎花衬衫严严实实的裹着她那凹凸匀称的身体,隐隐约约能透出一线撩人的曲线。姑娘怯怯的坐在地上,手环抱在胸前,下巴深深地埋在两个膝盖中间,两只眼睛一动也不动的盯着自己的脚面,嘴唇冷得发紫,黑色的裤子和那双布鞋沾满了泥土,任路旁的人怎么问她就是不说话。好心的村里人拿来了些吃的和旧衣服放在地上。还有人给拿来了件有些略微显旧的棉袄和塑料布。也许是眼前的那些东西实在暖意无穷,姑娘抬头看了看眼前那些都来围观她的人,大眼睛里悄然闪过两片薄薄的泪花。围观者似乎没有人愿意把这个来历不明的“哑巴”姑娘带回家,毕竟那个年代大家的日子都是紧巴巴的。所以夜色渐浓时也就一一散了去。
  
  眼看着围观的人走远。姑娘蹲起身子,一把抓起地上盛着馍馍的饭碗,脑袋一歪嘴张得老大,两口咬下半个馍馍,腮帮子鼓的像是一只癞蛤蟆。“嗝”的一声,好像要上不来气了,一只手直在胸口往下摩挲,眼睛瞪得滴流圆。老半天伸着脖子,眼泪都出来了。
  
  “嗝……嗝……”连着几声打嗝,肩膀和胸脯随着打嗝一上一下的耸着。等缓过劲儿来才发现眼前又多了一个饭盒,盒里盛着金黄色玉米馇子粥,粥的一角铺着一箸小咸菜。姑娘顾不得放下馍馍,双手捧起饭盒一口气喝下了少半盒。她突然停下,环顾了几眼,只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走路一高一低的影子拐进了不远处的庭院。胡同里瞬间就只剩下了一个狼吞虎咽吃饭的影子在黄昏里若隐若现……
  
  雨,又在淅沥沥的下着,灯光一盏盏次第亮起,不久后又一盏盏次第熄灭。路旁的秸秆堆里不时传来一阵阵唏哩唰啦的声音,想必是那湿透了的秸秆早已抵挡不住再次淋起的雨滴。姑娘还是出来了,抱着那些好心人拿来的衣服和塑料布走到了不远处的一个门楼口。门楼是锁着的,姑娘只好放下手里的那些东西铺垫了几下睡在了门楼口,虽然及不上屋子暖和,但比起漏雨的秸秆堆还是好了很多。
  
  不管夜里下多大的雨,天还是依然如故亮起。夜幕拉开后的天空依然氤氲夜里那场雨的湿气,几缕炊烟已经袅袅升起。村里的早晨犹如一个刚刚睡醒的大姑娘,朦胧着惺忪的眼睛,除了偶尔几声鸡鸣狗叫,也算是一片寂静。可是赤脚医生兼本村队长的牛耀武家的大门却突然打鼓一般的响起。
  
  “大叔啊,你快去看看吧,俺早上去豆腐坊的时候,看见昨晚那个”哑巴姑娘“睡在俺们老二家门楼口,浑身发抖,看样子是生病了。”刘瘸子着急忙慌的喊叫着。
  
  牛耀武轻轻悄悄地走出了屋,一根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刘瘸子别大声喧嚷。
  
  “大叔,您孙子在睡觉呢吧,俺不嚷嚷了,你快去看看那哑巴姑娘吧“。刘瘸子放低了声音小声说道。
  
  ”你这臭小子,一个过路的哑巴,大老早的,你那么着急干嘛”。牛耀武故意嬉戏刘瘸子几句,还是跟着去了门楼口。
  
  那件沾满尘土的棉袄,只盖住了“哑巴”姑娘的整个身子的中间部分,两只修长的腿露在了外面,嘴唇干的像是要裂口子,眼睛似闭非闭。牛耀武伸出手放在她的额头试了一下,又翻看了几下她的眼睛,回头瞅了瞅身后的刘瘸子问道:“高烧了,咋办?”
  
  “你是大夫,咋还问俺咋办呢?”刘瘸子一瞪眼说道。
  
  “俺孙子昨晚半夜才到家,家里没有闲屋了。要不就抬去你家,俺去拿药给打针输液。"
  
  “俺……俺……俺”。
  
  “俺什么俺,你一个人住俩屋,不抬你家抬谁家?你去找人帮忙,俺回家拿药。"不等刘瘸子”俺“出个四五道六,牛耀武用眼睛早就瞪上了他。
  
智汇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