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剩余的生命只想守护我那卑微如草的家园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视频新闻 >

剩余的生命只想守护我那卑微如草的家园

时间:2017-10-12 12:56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2014年对我来说是极其平淡的一年,规规矩矩上班,平平安安回家。没有大喜也没有大悲。日子像山涧的溪水寂寞地流淌,波澜不兴。沿途没有高山峻岭的跌宕起伏,也没有鲜花缤纷的迷人风光,只有蝈蝈唧唧的轻吟和蒲公英飘扬的小伞陪伴着我……
  
  为了打发寂寞的时光,我经常做的是不断反观自己的精神世界,不断把文字当做一首歌低吟浅唱。我不知道怎样消磨流年,也找不到一些伟大的事情去干,我像游离于天边的一朵浮云,再不关注大地上任何庄稼的生长和收获,哪些麦子、玉米、谷子……
  
  我已经荒芜的心田,一任荒草凄凄、藤萝蔓蔓。
  剩余的生命只想守护我那卑微如草的家园
  一年来我在空间里写下了十几万的文字,它们都是我忧伤岁月的孩子。我的写作不赶时髦,不写命题文章,不写应景之作,不写虚假装嫩的内容。基本都是自己的心路历程或俗世生活的一些剪影,并没有为投稿而写,更谈不上为名而写。生活中一些脚印或一些感悟随手写过便已忘却。感谢电脑的功能,它把文字保留了下来,并且受到一些热心的网友的欣赏和转载。因此我心灵深处的某些呼唤得到了回应,我感受到些许人世间的温暖。我感谢哪些热心的网友,他们把我的一些文章推荐到一些杂志社。
  
  今年以来变成书面铅字的文字达近十万字。这这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虽然这些杂志刊物没一家是国字号刊物,但我也知足了。即使国家级刊物发表了又能怎样?在这个斯文扫地纸醉金迷的小时代,靠文字养家糊口是一种天方夜谭。如果有朋友问:十万字能挣多少稿费?我告诉你们,不如大款们一顿晚餐或一件衣服花的多。好在我并没抱过什么挣钱的希望,前几天一个刊物给了我400元稿费,我觉得就像天上掉下馅饼一般意外,我立即叫了几个朋友在饭店吃了个一文不剩。
  
  这时代靠写作挣钱还不如上街爆玉米花来得快,好在一家三口都吃皇粮,每月月底都有一些薪水打到卡上,吃穿倒也无忧,虽然物质上不可能经常品尝山珍海味,不可能飞来飞去周游世界各地,但我对此并没太多的渴望。我的胃口有几分卑贱,习惯于家常便饭人间烟火;我的视野更多关注的是身边的一草一物,在蚁动叶遥之间,我不断读着大自然的美丽和暗示。
  
  我的心灵长着一对无形的翅膀,经常神游世界各地:亚马逊河的野性,阿尔卑斯山的白雪,东非大峡谷的雄奇,西伯利亚荒原的苍茫,密西西河的丛林,莫桑比克海峡的幽深,格陵兰岛的冰川,富士山的熔岩,伏尔加河畔的纤夫,撒哈拉沙漠的荒芜……埃菲尔铁塔,古罗马斗技场,埃及金字塔,维也纳水城,俄罗斯红场,美国黄石公园,巴比伦神像,印度尼西亚的渔村,泰国的山寨,雅典古城的的城堡……
  
  这一切的一切在我的想象里,可能比身临其境更具美感。我的心已走遍全世界的山川河流人文景观,我不需要冒着马航、亚航、法航等失联的危险去周游世界。
  
  我蜗居斗室却思接千载神游八荒。
  
  有不少人对我的生活状态持鄙夷目光,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并不太老的男人不是想着建功立业博取功名,不是想着日进斗金费尽心眼挣钱,而是不思进取安于现状。其实这个世界上,人与人是如此的不同,如此的千差万别,如此的宛若鸿沟。即使人人都羡慕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红火去处,也暗流涌动,弥漫着生死考量。《红楼梦》里贵为皇妃的贾元春在省亲回家的时候,对着父母说:你们把女儿送到了那不是人的去处……。
  
  一句话惊破世人胆!
  
  我在喧嚣的城市里,在熙熙攘攘的红尘中,静静地守护着自己的田园。我不想让自己的田园荒芜不堪,春风、夏雨、秋霜、冬雪,在四季分明的轮换中,安守流年……
  
  对不同道者,我只能说:你走你的路吆,我趟我的河,你喝你的名利酒,我唱我的相思歌……
  
  今天是2014年最后的一天,我想我和这座城市一样,将平安无事地迎接新年的到来。但网上最新消息传来,我所在的这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因严重违法违纪被组织审查,这是这座北方古城今年以来最大的官场地震,不知可否牵涉到其他官员,就和已经发生了的窝案一样。
  
  我没有享用过一荣俱荣的风光,也就没有了一损俱损的惨败。
  
  庆幸自己的岁月静好。
  
  在新的一年,我祈祷并祝愿我的家人、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的同事以及所有善良正直的人,身体健康,合家欢乐,一切安好!
智汇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