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普宁市将生态文明纳入国民教育体系中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实践活动 >

普宁市将生态文明纳入国民教育体系中

时间:2017-09-28 15:34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每天吃完晚饭,只要时间允许,只要不刮风、不下雨,天气正常的情况下,我都要出去走一走、转一转,遛弯二十分钟到半小时,甚至一、两个小时以上!
  
  总之,我自己的时间、我自己的身体,时间长短自己掌控,玩高兴了就在外面多溜达一会儿,没意思了就早点回家,随心所欲!
  
  当然,我不会像那帮傻逼一样两眼发直一个劲的往前走,我遇到熟人会停下来唠会嗑,碰到热闹就看一会热闹!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很随便、很随意、信马由缰的出去闲溜达,用一句不太贴切的语言来形容,就是“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我这个人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自己做不了自己的主、当不了自己的家、没有自己的自由,如果连出去闲溜达都要受到别人的约束,就连溜达时间的长短、溜达的路线、走路速度的快慢还要受到别人的影响和控制,简直就不能活了!
  普宁市将生态文明纳入国民教育体系中
  这种情形已经持续几十年了,从二十来岁起就养成的习惯,每天晚上不出去溜达、溜达,总觉得晚上睡觉胃口不得劲!
  
  我的这种晚饭后出去遛弯,说白了就是“消化食儿”而已,跟所谓的“锻炼”扯不上一丝半缕的联系,更不同于现在普遍流行于城市的所谓“暴走锻炼”,彼此有着本质的区别,可以说有着天壤之别!
  日前,市教育两委在全市中小学生中组织开展"生态文明你我行动"同上生态文明教育课活动,全市1300余所中小学的100余万学生通过电视、网络、App等多种形式,共同聆听由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教委副主任杨清海,天津生态道德教育促进会会长、南开大学教授朱坦,新华中学优秀教师孙思三人组成的特别讲师团讲授的生态文明教育"公开课"。"公开课"以师生互动、案例分析、现场实验等多种形式,分别就生态文明的重大意义、生态文明的科学定义与内涵、践行生态文明的有效做法等进行了生动形象的讲解,受到百万中小学生的热烈欢迎,学生们纷纷表示:要像珍爱自己的生命一样珍爱环境。 
    随后,市教委在南开大学举行了《生态文明》在线课程免费共享启动仪式,从新学期开始,天津市高校均可免费共享由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做课程总策划和负责人,集合南开大学校内外共12位院士、长江学者、学科带头人共同建设的《生态文明》课程。课程内容包括《生态文明建设与当代青年的责任》《全球环境治理与中国的责任担当》《守护中国文明的自然根基》《关怀生命--中国近代以来的疫病与公共卫生》《新能源、新材料革命与生态文明建设》《化学、环境与生态修复》《绿色化学与绿色生活》《人口--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循环经济》《生态学与生态文明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的环境法治保障》《留住田园风光--农村生态环境保护》等章节。由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北京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方精云;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生态文明研究院副院长王利华;南开大学教授、生态文明研究院副院长徐鹤;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院长、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吴志成;南开大学教授、化学学院院长、国家杰青、长江学者陈军;中国农业博物馆研究员、南京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曹幸穗;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原新;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兼副院长、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余新忠;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受聘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孙红文;南开大学教授、博士导师杨光明;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南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史学瀛等讲授。这门课程除了在线专题视频、作业、讨论、参考资料等外,每学期还有4次专题直播见面课,邀请相关专家主讲和讨论。
  近几年来,也不知是中国的哪位狗屁“砖家、学者”“总结”出来一套“适合”中国人“锻炼”的“绝世理论”来,认为中国人不用锻炼、不用跑步、不用游泳、不用吃苦、不用流汗,只要坚持每天晚上出去“暴走”,快走几公里,就能达到所谓的“健康长寿”、降血压、降血脂、降血糖,治疗脑血栓、脑溢血后遗症、半身不遂、不育不孕、房事不举、阳痿早泄、腰间盘突出、“包治百病”,总而言之,没有走路治不了的病!
  
  而这种既不用流汗、又不用吃苦、又不用劳神费力、又没有任何技巧、没有一丁点技术含量的“锻炼方法”,马上就得到了不论干什么都喜欢一窝蜂、图热闹、总想不劳而获、人心浮躁、沉不下心干实事的中国人的普遍认可、被“积极响应”,很快便横扫大江南北、长城内外!
  
  于是乎,每天晚上一到七、八点钟,夜幕刚刚降临之际,城市的各个大小广场、小区门口宽阔处,各色人等、山猫野兽、鬼头蛤么眼的人开始聚集,只见人头攒动、摩肩接踵、摇旗呐喊、人喊马嘶、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先是各个战斗队的“领队”煞有介事的讲几句,先“白话”十分钟,口若悬河、满嘴冒白沫、吐沫星子乱飞的讲一通注意事项之类的老生常谈,之后各路人马便纷纷陆续出笼,大街小巷不时走过一支支的“游行队伍”,在一定的时间、一定的区段内,经常有多支“战斗队”不期而遇!
  
  这些队伍里,往往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几个“领头的”,战斗队的“积极分子、中坚力量、得力干将”,走在最前面的是“旗手”,打着“XX暴走团、XX小区健身队”、“XX战斗队”的“旗帜”,左右两侧还跟着两个所谓的“护旗手”,队伍里的人穿着清一色的统一服装,为了分清彼此队伍,各个“战斗队”的服装颜色还有所区别!他们都穿着白色运动鞋,戴着白手套,一个个挺胸抬头、气宇轩昂、“步履矫健”,甩胳膊甩腿,煞有介事、一本正经的,目不斜视、步伐整齐,整的可严肃、可正规了,比正规部队长途拉练走的都整齐,还一路走一路“咣当、咣当”的播放着震天动地、震耳欲聋的垃圾音乐,总而言之弄得可隆重、可“一本正经”了,好不牛逼,气焰极其嚣张,看那架势,仿佛这些人正在做着什么了不得、经天纬地、别人做不了的“大事情”一般!看这帮人得意的神情,仿佛就像刚刚凯旋归来的“航天英雄”一般!
  
  我在营口的辽滨公园看到,其中有一支“队伍”,走在前面的那位估计是个“大领导”、“大干部”,咱也搞不明白他是哪个“级别”的“几星上将”(他们自己封的),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一脸严肃,戴个眼镜,可笑的是每次走路身后还背个行李卷,上肢端着,上臂一动不动,小胳膊甩的可“带劲”、可欢实了,像个木偶、机器人一般,就他这套打扮、这种走法,虽然他自我感觉良好,队员们也觉得他简直帅呆了、酷毙了!不过就他这副德行到了我眼里就是个鬼头哈么眼、丑态百出的山猫野兽、跳梁小丑、“特勒兵”,滑稽至极,整个一个缺心眼的丑八怪、傻逼、二百五!
  
  遇到他这种人渣,别说让我欣赏,即使多看他一眼,都会让我感到恶心,晚上睡觉都得做噩梦!
  
  在我看来不过就是个闲溜达、消化食儿、小儿科的小事而已,而到了这帮人这里,却成了不可一世的资本、自我感觉良好的“锻炼方式!”
  
  每个人从小到大,从一、两岁就开始会走路,走路陪伴每个人的一生,走路是人的基本功能,除了残疾人和半身不遂,只要腿脚没毛病,不缺胳膊少腿,哪个不会走路(在营口的“泰和园广场”,每天下午还真有四个脑血栓、脑溢血后遗症患者,可笑的是四个人还前后排着队,步伐整齐的“左手比划六、右手比划七”、“左手挎篮、右手挎筐”、一步一颤、一步一个趔趄、“离了歪斜”的在广场里转着圈子“走路”!可笑的是四个人一走一拐,走一步一个趔趄,而且拐的方向还都保持一致!每天下午这四个人就会准时出动,因此成为泰和园的“一景”),你要是做出什么高难度动作,旷世绝学,别人做不了,说明你“高人一等”,说明你厉害,说明你牛逼,即使你装牛逼也有装牛逼的资本!你说你会走个路有什么值得“牛逼哄哄放光彩”的?
  
  一个连将自己会走路都当成牛逼资本的人,要是再会一点别的,要是没有蓝子坠着,还不得上天呐?
  
  这就是典型的“拿无知当个性、把丑陋当美好、好歹不分!”
智汇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