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第三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双创大赛取得丰硕成果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实践活动 >

第三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双创大赛取得丰硕成果

时间:2017-09-28 15:37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不过,等我到了十五岁左右(一九七五年营口、海城发生地震之前),对无线电领域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了,之后就再也没有继续深入研究、探索下去,基本就退出了这个领域,也就是说,我现在在无线电、电器等方面的知识以及“动手能力”,基本还停留在十五岁时的水平上!
  
  我们当年“玩儿”无线电的时候,还属于“分立件、晶体管”时期,当时最先进、最厉害的“集成电路”虽然在发达国家已经相当普及、司空见惯了,但在当时封闭的中国才刚刚萌芽,即使有也是“小规模”的集成电路,当时还属于“国家机密”,属于国家“科研攻关”项目,对于我们这些“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来说根本就接触不到,别说花钱买,连看都看不到,只是在相关的技术书籍、资料上能偶尔见到!对于后来的那些动辄“大规模、超大规模集成电路”等新知识、新技术、新工艺等比较陌生,所以说我们这部分人或者说达到我这种程度的人,已经跟不上形势的发展与变化、早已经被时代所淘汰、所抛弃了!
  
  之后,大学所学的专业跟这个也没有多大关系,我跟这个行业就算彻底无缘了,只是作为一项业余爱好罢了,偶尔的帮熟人、朋友及家人修个家用电器之类的,毕竟我有这个基础,有一定的动手能力!
  
  其实,我掌握的这些电工、无线电技术不但没给自己带来一点好处,反而增加了烦恼、多受了累、多遭了罪,不但没赚一分钱,很多时候还要搭上买零件的钱,三块五块、十块八块的也没法跟人家提!
  
  在我以前打工的单位,十七八年期间,办公室、食堂、仓库,几乎所有的电器、电路等,一旦出现毛病大部分都离不开我,我动手干这些本来不属于我的活却成了天经地义的事,连电工都省了,我在那干活、受累,别人在一边溜达看热闹说闲话,仅食堂的那些电饭锅都修过不下上百次,晚上别人都下班了我一个人还在那默默的修理那些电气,我多受累是天经地义、应该应分的事,不但没得到好,反而别人的工资比我还高!
  
  与此同时,我所在打工的单位在山东还有个工厂,老板把我派到山东呆了五年多,在山东的工厂期间,工厂的电器、电路等一旦出现故障,不论三更半夜、酷暑严冬,都是第一时间找我,小来小去的都是我先修,实在弄不了的才花钱找专业的电工过来,不但给人家工钱、连电工来回的打车钱都得给人报!而我白忙乎半宿,却啥都得不到!那些年我光这些维修费用都得给厂子省下几万块!
  
  一直到现在,我每当想起这些,对此仍然耿耿于怀!
  
  正因为如此,所以后来我给自己立下这么个规矩,“宁愿帮那些像我一样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民众,帮助他们最起码能得到一句感谢的话;而对那些有钱有势的老板、有钱阶层冷眼相看、袖手旁观!帮了也是白费、干受累!”
  第三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双创大赛取得丰硕成果
  当年与我一起搞无线电“研究”的,除了我坚持了三四年之外,那六、七个朋友、同学等,他们大部分早早的就放弃了这项“爱好”,有的也就是玩了一两年、甚至仅仅玩了几个月就玩不下去了,毕竟玩这个东西是需要一些“灵气、灵感”和“天分”的,无线电知识是需要灵感的,是天生的、先天性的、甚至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资金问题,虽然我们属于“业余爱好”,有些电子元器件可以找家长、熟人到相关的工厂去要或者朋友之间“互相交换”,但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搞到,有很多元件是需要花钱买的,虽然平均一个月仅需要几毛钱、一两块钱,多的时候三、两块钱的花费,但在上世纪的七二年、七三年的时候,一块钱大约能顶现在二、三百块钱,五块钱比现在的一千块钱都值钱,那时候家长过年时给我们这些小孩子的“压岁钱”才一、两毛钱,多的才给五毛钱,有的困难家庭连一毛钱都不给!很多小孩子长多大都没看过十块钱的票子!一般的家庭过日子都没钱呢,饭都吃不上溜呢,哪有那么多钱来供小孩子“糟蹋、浪费”呢?!
  陈宝生指出,习近平总书记给本届大赛“青年红色筑梦之旅”大学生的回信,深切勉励青年学生扎根中国大地了解国情民情,用青春书写无愧于时代、无愧于历史的华彩篇章,为青年学子成长成才指明了方向。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关怀指导下,本届大赛有热度、有高度、有广度,取得了丰硕成果,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反响,是一次非同凡响、继往开来的大赛。
  陈宝生强调,高等教育战线要认真学习、深刻领会、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回信重要精神,做到“四个结合”,全面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深入推进创新创业教育改革。一是要将青春梦、创新创业梦与中国梦紧密结合,持续推进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用创新创业成果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奉献青春力量。二是要将思想政治教育与创新创业教育紧密结合,以学生全面发展为中心,努力造就理想信念坚定、专业知识扎实、具有创新创业能力,德才兼备的有为人才。三是要将创新创业教育改革与高等教育综合改革紧密结合,发挥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综合带动作用,进一步完善科教融合、校企合作协同育人模式。四是要将中国探索与走向国际紧密结合,持续深化创新创业教育国际合作,进一步提升我国教育的国际话语权、影响力和竞争力。
    陈宝生希望青年学生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释放青春正能量,争做时代追梦人,让勤奋学习成为青春飞扬的动力,让增长本领成为青春搏击的能量,努力成为创新创业、服务人民、建设美好富强国家的奋进者、开拓者、奉献者。
 
  当年我小时候的那些“科研成果”,包括自己亲自动手制作的各种耳机、耳塞机、喇叭、半导体收音机、各种大小电动机、手电筒、自己缠的各种变压器以及huo 药枪等等,甚至还有我自己做的电炉子,这些东西我始终都留着,保存了几十年,可惜的是十年前我家动迁,都让我老妈给扔了,否则留到现在也是挺有意义的!
  
  在我们当年这些从事无线电、电器研究的人之中,有一个比我大三四岁的人,只有他一个人坚持到了最后,始终没有放弃这个行业,而且后来还真“出息”了,靠着这项爱好、手艺吃饭!
  
  他这个人其实也不见得比我有“天分”,甚至可以说有点笨,他只不过有一股“钻劲儿”、有股子“韧劲儿”,“一条道跑到黑”,至始至终始终从事这方面的研究,没有放弃这项爱好,始终没有脱离、没有离开过这个行业!
  
  搞电器、无线电这个行业是最讲究“动手能力”的,动手能力里又最讲究“手法”,所谓的“手法”,就是用电烙铁焊接电路、焊接电器件的时候讲究干活“干净、利整”,布局整齐、严谨,不许“毛了狰光”、不允许东倒西歪、离了歪斜,绝对不允许有“毛刺”,而他在这些方面跟我比,我就是“专业的”而他却是“业余的”,简直就是天上地下,所以当时我们虽然每天都在一起“玩儿”、在一起混,对于他动手做的那些玩艺儿我是很瞧不起的,跟我比总是差着一大截,说白点就是他干的活叫人看着不顺眼!(不但是他,即使是以后我遇到的一些电子、电气专业毕业的大学生,不论是什么“哈工大”、还是“哈军工”毕业的,有很多人干的活都没有我干的“顺溜”,就是说“基本训练”不过关、不合格,基础没打好!)
  
  他在八十年代就开始自己出来搞家电维修,开了家家电维修店,靠这门手艺吃饭,而且也赚了不少钱,到九十年代在营口的家电维修行业已经小有名气,八、九十年代是家电维修行业的“黄金时期”,那时一年赚二、三十万都很正常,修“彩电“不论修没修好,开个盖就要先收一百块,黑白电视开个盖也要先收三、四十块,就是说,电视机不论修没修好,只要电视机壳一打开就得花“开盖钱”!尤其是过年过节的时候,忙的脚打后脑勺,每天都收入几千块;而同期,我们这些上班族每个月才赚一、二百元!
  
  后来他供孩子到香港读书、毕业后又送孩子出国!记得当时的《营口日报》都曾经报道过他的事迹,记者采访、照相、曝光,忙的不亦乐乎,他还曾担任《营口市个体协会》的副会长等职务,可谓名利双收!
  
  从十几年前一直到现在,他都是国内某著名电器品牌营口地区的特约总维修,不论有没有维修活,厂家每年固定先给他十几万,然后按维修次数、件数再给他相应的维修费!
  
智汇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