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广太镇教育组召开教育系统消防安全会议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实践活动 >

广太镇教育组召开教育系统消防安全会议

时间:2017-09-28 15:20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会上,卢组长首先传达9月25日下午,普宁市教育局在十三楼会议厅召开的全市教育系统消防安全责任人集中约谈会议精神以及李悦双局长提出的要求。
 
 接着,卢组长根据会议精神,结合该镇实际提出具体要求:一、各单位要在国庆节放假前召开全体教师会议,对各项消防安全工作进一步细化落实,确保责任到人,并对各负责人集中约谈;二、各单位要对照《普宁市中小学校、幼儿园消防安全标准化管理检查考评标准》做好各项工作,并做好资料收集存档;三、各单位于国庆节放假前要进行一次地毯式的安全隐患排查及整治,对过期灭火器、老化用电线路及时更新;四、各单位要严把校门出入关,陌生人进入校园一定要查明身份,做好来记登访,并通知受访者;学生在上课时间如有特殊事故要离开学校应要求家长亲自接送;五、各单位应在国庆节放假前召开师生大会,加强防火、防溺水、防交通事故、防踩踏等安全教育,并通过孝信智平台通知学生家长,同时,做好国庆节期间值班护校工作。
 
  前几天,没有出差,趁着没事,帮亲友家换了个厨房水龙头,做点力所能及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呆着也是呆着。这个活若是到劳力市场找水暖工干,怎么的也得需要三十、五十的。再者说了,有时候帮别人省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存在的意义,多少有点“成就感”!
  
  我有一个熟人,是原国企变电所的电工,单位破产后“自谋生路”到劳务市场等活。据他讲,现在的八零后、九零后啥活都不会干,家里的灯不亮了连换个灯泡都不会,他们电工三天两头就能接到这种“俏活儿”,每次去给这样的年轻人换个灯泡,“出场费”就是三十元!
  
  而我们这代人及上辈人,动手能力普遍都比较强,大部分人,家里简单的修补维修的活儿基本都是自己动手解决,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如果不会做这类活会觉得很“失败”!
  
  通过这件事让我想起一个人、一件事!
  
  我以前有个街坊,比我小两岁,都是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虽然很熟,但是由于他比我小,所以从小到大也没跟他在一起玩过,在我们二、三十岁之前,互相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接触更没有来往。
  广太镇教育组召开教育系统消防安全会议
  后来到了二、三十岁,由于住的比较近,当时大家都在企业上班,晚上吃完晚饭没有啥事,偶尔有几个街坊邻居聚一起在家门口聊天、“侃大山”,天南海北、南朝北国的闲扯蛋,这才开始与他有了些许接触!
  
  我觉得我自己掌握的各方面的知识就比较丰富了,没想到这个人比我还“厉害”,天上飞的、地里跑的、水里游的、草窠里蹦的,没有他不懂、没有他不明白、没有他不会的,只要你说出上句,他就能给你接出下句!
  
  我这个人嘴比较笨,不善于语言表达,嘴笨的就跟老棉裤腰似的,肚子里“有货”而表达不出来,经常是我说一句、他说十句!
  
  而且他给人的印象并不是那种光说不练的“嘴把式”、光会“穷白活”而啥也不会干的人,给人留下的印象是“里里外外一把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感觉!
  
  你刚跟他提起炒菜做饭,他就跟你讲中国“八大菜系”、“南甜北咸、东辣西酸”,煎、炒、烹、炸、咕嘟、炖,样样精通;你刚跟他说到晶体管,他就给你讲大规模集成电路;你刚提起收音机,他就给你讲电视机故障排除;你刚说到机械原理,他就能给你讲“机、电、仪一体化”、自动化控制;你刚提到“半自动”,他就给你讲“AK47”;你刚讲到“TNT”,他就给你讲“核武”;你刚提到“核裂变””,他就给你讲“核聚变”;你刚提起火箭,他就给你讲航天飞机;你刚说到月球,他就给你讲“阿婆罗登月计划”、银河系起源;你刚讲到“第一宇宙速度”,他马上给你讲原子运动、“光年”;你刚提起“一战”老式装备,他就给你讲“二战”德国机械化部队、“闪电式战术”!总而言之,他肯定要比你高一块,“高、精、尖”,“远见卓识、高瞻远瞩”,肯定要比你“站的高、看的远”,他说的那玩意儿肯定总是比你说的“先进、高端”,更高一筹!
  
  除了这些,再就是整天吹他在单位如何如何厉害、整天领着一帮“技术尖子”搞新产品、技术革新、连厂长离开他都玩不转的事!
  
  就是这样一个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会、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和的人,我以为他老能耐、老厉害了,然而,经过一件小事,却让我彻底看清了他“眼高手低”的真面目,对于他“高、大、全”的印象完全彻底颠覆了,从此彻底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二、三十年前,我与他家住在一片瓦房的老式居民区内,两趟房挨着,我家那趟房跟他家那趟房中间隔着一条路,直线距离不超过五十米。
  
  那时每趟房住着十几户,大家公用一个电闸,他家那趟房的“总电闸”就在他家里,一旦谁家超负荷用电,电闸保险丝就会过载烧断!
  
  我们这一代的上一辈人,对于普通的电器故障一般是不懂的,除非是“专业人员”,所以一旦遇到停电等电路故障,都是找居住在这个居民区里的专业电工来解决处理,等我们这代“五零后、六零后”成长起来之后,其中有一少部分人,那些手比较“灵巧”的人,对于简单的电器故障多少都明白一些,遇到简单的故障(譬如换保险丝等)都会自己排除、解决,根本就用不着挨家挨户的敲门找这个、求那个的!
  
  我说的这个人,在我心目中不但是属于“比较巧”,而且是属于那种“特别巧”的行列,然而却由于一次电路故障而彻底露馅了!
  
  当时是九十年代初,那时电视机已经普及,晚上没事大家都喜欢窝在家里看电视,当时正在热映一部港台连续剧,一到播出时间就万人空巷!
  
  当时正是隆冬季节,那天晚上看到十点多钟,由于是用电高峰,他家的电闸保险丝一下子烧断、停电了,他家所在的那趟房、十五六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他家所在的那趟房里居住的与他、与我年龄相仿的“年轻人“都陆续结婚搬出去另住了,留下的除了他,剩下的都是老的老、小的小!
  
  这种小事若是放到我身上,不但谁都不用找,连声都不用吱,悄无声息的自己就动手解决了!
  
  以前他家发生这种事都是别人过来帮着弄的,这次是随着他们那趟房最后一个明白电气的人搬走头一次遇到这种事,这让他一下子就傻逼了、“懵圈”了,干抖喽手没办法,黑灯瞎火的挨家挨户砸门,找这个、求那个,眼瞅着电视剧看不成了,他家所在的那趟房的好几个人都分别出去找人,把他所在的那趟房的所有男的都找遍了,却谁都不懂、谁都不明白!
  
  有人会问非得找他们那趟房的,就不会找前后趟房别的男人?因为那是你们自己那趟房的事,说白了是你们“自己家”的事,三更半夜、大冬天的“找外人”不是那么回事!
  
  眼瞅着热播的电视剧看不成了,他们几个闹腾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没招了,不知是谁出的主意,大家一致推荐让他去找我,因为一个是他跟我年龄相仿,再一个只有他跟我比较熟,关系稍微近一些!
  
  最后没有办法,他只好硬着头皮、厚着脸皮来敲我家的大门!
  
  当时我家灯都关了,我衣服都脱了正躺在被窝里看电视,听到有人敲大门、大呼小叫的喊我,我连忙穿上衣服出去,到院里打开院里的灯开了大门才看清楚是他!
  
  平时我跟他素无来往,虽然多少年邻居住着却基本都没有互相串过门,尤其是半夜三更的,让我感到非常意外,以为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黑暗中看着他尴尬的表情,听完他嗫嚅的讲述我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不到万不得已、不被逼无奈是绝对不会求到我头上的!
  
  通过这件事我对他的印象一下子改变了,原来这个人除了吹牛逼一肚子大粪狗屁都不是,这样一件对我来说不过是举手投足之间、三下五除二、分分钟就能搞定的雕虫小技,到了他那里却难如登山、干瞪眼没办法!
  
  我回屋带上所需工具,还有几个看热闹的邻居一起到了他家!
  
  对于这种小故障、小毛病,我十二、三岁的时候就会处理,而且我最擅长的“拿手好戏”是干活时连电源都不用断、电闸都不用拉,经常“带电作业”,这就叫“艺高人胆大”!
  
  我站在凳子上,黑暗中他在旁边打着手电筒给我照着亮,几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我熟练的操作,当看到我用点燃的火柴烧带电的塑料电线时,把几个人吓得直哆嗦,他连手电筒都拿不住了,结结巴巴的说:“这、这能行吗?不能着火吗?电线一旦着火就火烧连营了就完蛋草了!”
  
  对于他及几个外行人的唠叨和担心我心里感到既好气又好笑,也不吱声,闷头干我自己的活!
  
  看到我赤着手拿着带电的裸铜线,电线“啪啪”作响,黑暗中火花四溅,电线迸发出的蓝色的火球异常明亮、诡异,把他们几个吓的“哎呀妈呀”的直往后躲!
  
  他哪见过这种阵势?仅这一次,就把他看傻了、吓懵圈了!就这一次,就让他彻底折服了,领教了什么叫“高人伸伸手、便知有没有”!
  
  我三下五除二,仅仅几分钟十几分钟的工夫,就把事情搞掂了!就我当时那两下子,把在场的几个人看得是目不暇接、眼花缭乱、面面相觑!
  
  当时我虽然嘴上没说,心里那种优越感不禁油然而生!心中想:这回傻眼了吧?你不净玩“高科技”吗,你在单位领着一帮人搞“技术革新”的能耐、劲头都哪去了?
  
  我这才哪到哪?我高明的手段还没拿出来尽情发挥呢!
  
  我是一个理论联系实际的人,即注重理论、更注重实践,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我所做的这一切,有时看似冒险,尤其是外行人看了都害怕,实际上我是有十二分把握才这么做的!
  
  自从发生这件事之后,他再也没在我跟前吹过一次牛逼,甚至都不敢(不好意思)再见到我,彷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后来我与几个对他比较了解的邻居提起他,他们都异口同声、不屑一顾的贬损他:你跟他没近距离接触过所以不了解他,被他的表象所迷惑,他整天就知道穷白话、吹牛逼、扯鸡巴蛋,没有他不懂、没有他不明白的,说的像真事似的,其实他狗屁都不懂,什么八大菜系,别说做饭、炒菜,他这个人连劈木头、生火都不会;别说修理电路故障了,连扳手、钳子、螺丝刀都不知道怎么拿怎么用,连啤酒瓶盖都不知道怎么启。
  
  九十年代中期,他的单位破产之后就一直在家呆着,眼高手低、高不成低不就,打工都没人要,靠爷爷奶奶养活(他从小就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十几年前,我们那片小区动迁改造之后,这个人拿着动迁款走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跟老邻居们见过面,头几年听别人说他爷爷奶奶去世后失去了生活来源,他独身一个人没有办法生活只好到小区当了保安,靠微薄的几百块钱工资生活。
  
  现实生活中,尤其是四十几岁之前,我是一个不显山不露水、不喜欢四处张扬、特别“低调”的一个人!
  
  若提起我不显山不露水、“低调”到什么程度?连我自己的家人,甚至整天在一起生活的老妈对我都不十分了解!像这种小活计对我来说不过是多动几下手指头、小菜一碟!像这类小事、小问题、小活计,不论是在家里、在外面、在单位、在工作中、在生活中,一旦被我遇到,我都会悄无声息、默默的做,付出了从来都不会声张、四处张扬、显摆,事后,领导、老板、当事者问起来:那个什么什么是谁做的?到了这时我都不好意思承认是自己做的!
  
  现在想起来当初我为何如此,连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而且我还有个“毛病”,做类似事情的时候,都会背着人做,悄无声息、偷偷摸摸的做,当着别人的面我从来都不做!因此,以至于同样的事做了无数次、做了多少年,无论是外面的人还是家里人,不但不知道是我做的,而且都不知道我会做这些事,不知道我具备这方面的动手能力,根本就不知道我懂得一些基本的电子、电气、无线电常识和维修技术!
  
  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我四十几岁、五十岁左右,就是说直到近十来年才开始有所改变,做了类似的事情虽然我不会四处张扬到处显摆、表功,最起码别人问起来我会大大方方的承认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而每到此时别人都会面露诧异、惊讶、不解的眼神,他们压根就理解不了:看你表面也不像啥都会干的人啊,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你怎么会懂得这个、怎么会干这个、什么时候学会的?
  
  我平时给大部分人留下的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印象,甚至经常被一些别有用心、不怀好意的人所嘲笑!
  
  对于所有这一切不公正待遇,我从来都是一笑置之,心里话:这算什么,对我来说不过是雕虫小技、小把戏、小儿科而已、“手拿把掐”的事儿!
  
  这就叫“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智汇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