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普宁市组举办初中教师实验技能大赛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区县动态 >

普宁市组举办初中教师实验技能大赛

时间:2017-09-28 23:33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我的爱情。
  
  曾经,流浪在神密的雪域高原。
  
  也许是一阵风。
  
  也许是一场雪。
  
  《画心》里说,爱如生命般莫測。
  
  時光清浅,淡薄似落花流水一般,只有格桑花还在迟来的春風里独自摇曳……
  
  我喜欢上了一个照片里的女子。
  
  像一个成人版的童话。
  
  一场海市蜃楼的幻影。
  
  我却中了蛊,无可救药。
  
  爱情像候鸟一样,感受到来自灵魂的呼唤,千山万水地奔赴。
  
  于是,辞了职,背上一把木吉它,带着她的照片,去了离天堂最近的西藏。
  
  寻找爱情。
  
  寻找那張照片里的女子。
  
  枫,曾是我睡在上铺的兄弟,一个业余摄影师。
  
  常常开着四驱的切诺基去古远荒凉的地方摄影,最多去的地方是雪域高原的西藏。
  
  他说,在原始的纯净的雪域高原,能看見自己的灵魂。
  
  他的照片,磅礴大气,空寂而宁静,澄澈,空灵。
  
  清寂而有一种震撼的美。
  
  他的片片里只有纯净的风景,没有人能停留在他的片片里。
  
  那次,枫去西藏归来。
  
  青藏到川藏,穿越红尘和圣域之间,带回来许许多多精彩的风景。
  
  我们在咖啡厅里喝咖啡,听着他讲着远古荒漠的感受。
  
  我能感觉到雪山草原的味道,那种让人回归自然的气息……
  
  悠然地在平板电脑里浏览着他拍的片片,惊异地看見一组雪山草原牧羊女的照片。
  
  我的咖啡举在唇边,似乎忘了咖啡的存在,那一瞬间,心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我把心给了那个牧羊女,一个照片上的女子。
  
  那一瞬间。
  
  愿化身成一瓣雪花零落在亘古的空寂。
  
  零落在她的掌心。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位好姑娘。
  
  她不是洛宾老人歌词里的牧羊女。
  
  香奈尔的印花丝巾在风中飘扬,似乎是一抹流云落在她的身上,蓝天,雪山,还有碧绿的草原,都在她安静的微笑里黯然失色。
  
  我问枫,哪里找的麻豆?
  
  枫说,是真正牧羊女。
  
  牧羊女叫木槿,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普宁市组举办初中教师实验技能大赛
  有故事的女人,像一本经历沧桑雲烟的书,优雅睿智,有一种神密的韵味,最能打动人的心。
  
  我在西藏的两年。
  
  不是思考人生。
  
  不是禅悟。
  
  只是,寻找。
  
  走过许多的牧场,翻过许多的雪山,绕过许多的湖泊,问过许多的人,也看見许多牧羊人,都没有遇見她。
  
  两年,唯一让我欣慰的是学会了摄影,想着有一天遇见她時,也会為她拍照。
  
  一路走下来,用照片记载着一路的风景一路的心情,為自己写下一个美丽的故事。
  9月21日,台州市教育技术与信息中心和台州市教育局教研室在温岭市第三中学联合开展了台州市初中教师实验技能大赛。
 
此次比赛,共有来自各个县(市、区)的23名初中科学教师参加。比赛内容由理论测试、实验操作和创新实验展示三部分组成。比赛中,选手们沉着应试,沉稳操作,尤其是创新实验环节,选手们精心展示了充分准备的自制教具和创新思维,冷静回答评委们的各种问题,博得了评委好评,激发起了观摩教师的浓厚兴趣。此次实验大赛,对于适应新课程改革要求、优化课堂教学,提升初中教师整体实验教学水平和创新意识,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我在博客写着自己的心情故事。
  
  无心插柳,远在八千里路云和月的上海一家杂志约稿,把我的文字和照片每期刊登在杂志上,叫《寻找云端的爱情》。
  
  西藏是一个神话了的地方。
  
  佛说,若是有缘,终会遇見。
  
  我的前世,一定是把脖子都扭疼了,才换回了今生的相遇。
  
  黄昏的雪山草原。
  
  夕阳西沉,落日的余辉把天边的白云镀了一层圣洁的琥珀黄。夕阳落在雪峰上,白皑皑的雪瞬间染成瑰丽的绯红色,那种奇异的美丽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一顆沧桑的心也会被温柔成绕指柔。
  
  木槿煮着奶茶的香味把我从山的那边吸引过来。
  
  走哪吃哪,这是两年西藏生活真实写照。
  
  追逐季节放牧的牧人和陌路相逢的旅行者都很好客,天高地远的荒原里人与人之间,友好和睦。
  
  众神賜予了这片被神话了的高原,最美好的最后的纯真和善良。
  
  夕阳斜映,琥珀黄的阳光落在木槿的身上,她的身上像散发着柔和而圣洁的光芒,那一刻开始,她是我心中的女神。
  
  木槿说,两年了,许多牧人和旅行者都在讲一个故事,一个男孩拿着一張照片寻找一个牧羊女。
  
  谢谢你的爱。
  
  她凝望远山,眸子子里却是深深的忧伤。
  
  她的丈夫,几年前被一场雪崩埋葬在西藏,这是留在这里的唯一理由,守候着爱人的亡灵。
  
  我喝完最后一滴盛在藏银碗里的酥油茶,知道该离开了。
  
  夕阳的最后一丝光亮都黯淡下去,绯红色的晚霞褪尽华丽,变成大朵大朵的灰色。
  
  起风了,远处尼玛堆上的五彩的风馬旗迎着山风飞舞着……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把我留在木槿的夏季牧场。
  
  也留下了那年夏天我流浪的爱情。
  
  我的单兵帳蓬守候着她的帳蓬。
  
  木吉它在那个夏天,唱了许多的歌,那里迎风摇曳的格桑花都能感觉到我的幸福。
  
  夏天结束的時候。
  
  我和木槿结束了流浪的生活。
  
  木槿回到了巴黎,回到原来的生活。
  
  她是法藉华人,一个有名气的画家。
  
  我回到上海,回归朝九晚五的生活。
  
  每天匆匆忙忙地庸庸碌碌地活着。
  
  几年后的夏天。
  
  我去美术馆采访一位法国名画家,苏菲。
  
  我只是去拍画的照片,采访是由做文案的同事来做,画家只做访谈。
  
  我看见了一组叫《西藏情》的画。
  
  几年前的风景,在時光里说不清道不明的缠绵着。我以为自已彻底的放下了,却在一刹又那涌上心头。
  
  那么熟悉而美丽的风景,让我想起了木槿。
  
  我的镜头对准一幅叫《弹吉它的牧羊人》時,看見了几年前的自己,弹着木吉它唱着歌给木槿听。
  
  夏天结束的時候,苏菲的画展在上海完美地画上一个句号。
  
  我像陌生人一样在报纸上,看着关于她的一切的消息。
  
  有消息说,一个神秘的女子八十万买下《弹吉它的牧羊人》。
  
  我不禁莞尔,那幅《弹吉它的牧羊人》,昨天由一家保安公司送到我的蜗居,挂在小小的客厅里。
  
  我听見那个夏天的木吉它,在遥远的雪域高原流浪的歌声。
  
  清澈而美丽。
  
智汇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