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普宁市在教育部“当代教师风采”微视频活动中获得优异成绩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科学教育 >

普宁市在教育部“当代教师风采”微视频活动中获得优异成绩

时间:2017-09-28 16:28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杨师厚被人抱着,挣不脱,哭闹了一阵儿,渐渐地安静下来,抱着他的人,也被折腾的一身汗,腰酸背疼的,把他放下,吼了一声:“自己走,要是不老实,想跑,就打断你的腿。”杨师厚夹在队伍的中间,别说是个十多岁的小孩,就是大人也休想从人堆里跑出来。这个人仍不放心,一路上拉着杨师厚的手走。
  
  天黑时,一行人方进了一个村子,汇入到大部队当中。小头目叫过来杨师厚,挟带着走到一个小院里,刚进院门,就喊道:“大哥,我回来了。”
  普宁市在教育部“当代教师风采”微视频活动中获得优异成绩
  就听到有人搭腔,“到屋里说吧。”
  为广泛宣传和展现当代教师阳光美丽、爱岗敬业、无私奉献、成绩凸现的良好形象,在全社会进一步营造尊师重教的浓厚氛围,教育部教师工作司面向社会发布了《关于征集当代教师风采微视频的启事》并下发了《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关于协助做好“征集当代教师风采微视频”有关工作的通知》,我市按照要求,动员各学校发动教师积极参加了征集活动。
    在此次征集活动中,全国共征集到5100部作品,其中我市申报172件。经技术筛选、专家初审、专家终审,最终评选出20部优胜作品和80部入围作品。山东省一共有4部作品入围,2部作品获评优胜奖,2部作品获评入围作品。我市占2部,分别是金乡县金曼克中学周岩老师报送的作品《用心钻研创造用爱教书育人》获评优胜作品;邹城市实验中学李现勇老师报送的作品《走在幸福的路上》获评入围作品。
 
    周岩,男,金乡县金曼克中学初中物理教师。任教20多年来一直坚守在课堂教学第一线,专心教书,用心育人,努力用自己的教育智慧让学生轻松学到知识、健康快乐成长。利用生活废品自制教具80余件,极大丰富了课堂教学,启发了学生创新思维,深受学生欢迎。被评为“山东省特级教师”、“济宁市杏坛名师”、“济宁市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济宁市优秀科技工作者”等荣誉称号。
 
  小头目推搡了一把杨师厚,“进去,见我大哥。”杨师厚一个趔趄,回头狠狠地瞪了小头目一眼,还好,夜色黑,小头目没有看到,不然,杨师厚又要遭罪了。
  
  杨师厚进到屋内,偷偷看了一下,靠后墙的条几上两盏如豆的油灯,火头儿突突乱窜。正中一张八仙桌,东首太师椅上坐着一人,光头,眼窝凹陷,四方脸,大胡子,身着褐色僧衣。灯光映得此人脸上红一道,黑一道的,瘆人。
  
  此人就是李罕之,陈州项城人,身手矫健,力超常人,幼年学文不成,落发为僧,行为无赖,所到之处没有能容得下他的,拿着钵盂去乞讨化缘,因话语难听,一天都没有讨到食物吃,恼怒之下,撕毁僧衣、丢弃钵盂,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时值黄巢起兵,攻占陈州,李罕之拉拢了一班人马,投靠黄巢,被任命为首领。
  
  李罕之这些天,为募集粮草伤透了脑筋。听探子来报,何絪今天弄了十几只羊,甚是高兴。他微微抬了下头,说道:“何絪,受累了。”
  
  “见过李大哥,”何絪一抱拳,给李罕之行了礼。“今天收获不小,弄了十几只肥羊,我还把放羊的小孩也弄回来了,以后就让他给你喂马。”
  
  “好吧,这小孩以后就由你带着,羊钱给他了吧。”李罕之今天心情好,说道,“你带他下去吃饭吧,不要伤害了他。”
  
  杨师厚和李罕之的第一次见面,李罕之连名字都懒得问,他的部下能把整村的老人和小孩都抢掠来当力夫,一个放羊的孩子,他更是懒得搭理。杨师厚心里还是感激他,那句“不要伤害了他”,救了杨师厚。
  
  杨师厚吃了饭,在何絪的看管下,喂马、干活。总是忍不住想姐姐,不知道姐姐找不到自己急成啥样,想想,就哭一阵,又不敢大声,还是遭到何絪的训斥,“哭啥哭,首领吃你的羊,又不是不给你银子。”给再多的银子,姐姐又见不到,一定心疼自己的羊。
  
  杨师厚开始几天想逃跑,何絪看的很严,没有机会,慢慢也就习惯了,不再哭闹。何絪是杨师厚接触最多的人,虽说经常训斥杨师厚,对杨师厚还是很好的,杨师厚心里也就把他当成可依靠的人,何絪也喜欢上了这小孩,不大言语,只是问起,杨师厚才说起只有姐姐这一个亲人了,何絪倒有些唏嘘了。杨师厚喜欢自己舞枪弄棒的事,没有给何絪说。
  
  草军没有固定的地盘,经常行军,虽不仓促,多是在人烟稀少的州府边界,有时夜里也走路。杨师厚跟着大部队,只管喂马,倒也没有觉得打仗的艰苦。展眼就到了夏天,草军吃了一次大败仗,难得的休整了一段时间,没有大规模的行军,杨师厚习惯了这种生活。
  
  何絪对杨师厚信任了,放手让他喂马、遛马。闲时,何絪手把手教杨师厚骑马,杨师厚本就喜欢冒险,在何絪的指点下,很快学会了骑马,技巧也日益娴熟,就是没有马鞍子的烈马,也能一手抓住马鬃,一跃骑去。何絪又教杨师厚射箭,杨师厚放羊时,扔坷垃头打小鸟,一打一个准;又练过武术,更是一点就透,知道如何借力,瞄准。杨师厚骑马、射箭的水平,日有长进,还练就了骑射的本领。
  
  草军列队操练时,杨师厚在一边偷看,手跟着比划,用心揣摩,何絪见杨师厚对行军布阵有兴趣,也乐于把与官兵对垒打仗、排兵布阵的感受说给他听,这一切都为杨师厚以后在大梁的领兵冲杀积累了经验。
  
  何絪私下里和杨师厚说起加入草军的事,杨师厚想起那天抢羊的事,心里有些滋闹。摇摇头,说:“我想回家,让我姐知道我好好的。”何絪笑笑,以后再没有提起这事。
  
  一晃三年,这期间,王仙芝战死,黄巢被部将推为黄王,自称“冲天大将军”,率众游击中原,兵进江淮。转战江南后,接连失利,十分沮丧的黄巢乞降于太平军。不久又反叛了。这消息,杨师厚听何絪说的,他没有见过黄巢,只见过自己的首领李罕之,次数也不多,平日里牵马、送马的都是李罕之的亲兵。杨师厚只是个喂马的力夫。
  
  杨师厚长高了个子,只是身子骨有些单薄,嘴唇上有了绒毛。杨师厚得知队伍辗转到了江南,心也离家越来越远了。这天,何絪告诉杨师厚两个消息,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坏消息镇海节度使高骈击败了李罕之,李罕之被招安,投降了高骈,这应该是黄巢乞降的并发症;好消息是杨师厚有了自由身,可以回到老家,不用担心官府的捉拿了。
  
  杨师厚想回家,他的身份有些尴尬,没有加入义军,只是被拉来喂马的力夫,超授官爵,厚赏资财的好处一丁点没有。何絪深感同情,把杨师厚的情况汇报给了李罕之,李罕之很是惊讶,被拉来当力夫的早就遣散,或者命丧黄泉了,放羊的孩子还活着,他想起那鲜美的羊肉,打了一个多月的牙祭。
  
  李罕之再一次召见了杨师厚,比三年前高了一头,脸上带着些稚嫩。生出了恻隐之心,赏赐了杨师厚100两银子,杨师厚还有一笔私房钱,缝在衣服的夹层里,这是姐姐的羊钱,何絪交给他的。
  
  李罕之抚摸着杨师厚的头,说了些安抚话。“好小子,算你命大,在家里待够了,来找我。”杨师厚点点头,杨师厚从何絪那里拿了通行关蝶,告别了这个亦师亦友的朋友,踏上回家的路。
  
智汇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