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国务院教育督委会督导组到我省举办推进《教育督导条例》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教育要闻 > 教育之窗 >

国务院教育督委会督导组到我省举办推进《教育督导条例》

时间:2017-09-29 10:07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大年初二回睢县城娘家,午后,爸爸对我们说,回老家看看你大伯吧,八十八岁了,见一次就少一面。于是先生与弟媳各开辆车,载满了除妈妈弟弟外的家人来到了距城二十多里外的老家涧岗乡闫土楼。
  
  这是一个老寨,北面毗邻民权县,人口众多而复杂,上世纪70年代时就有12个生产队了,现在分为东西两个村委会,黑白两道能人辈出,解放前解放后的治安都是县乡的重点对象工作队驻扎的地方,这里,闫姓是庄里绝对大姓,但解放后历任村支书都不姓闫,可能是政府的故意为之。印象里有一个慈祥的邻居奶奶,据说她年青时在奔驰的火车上飞上跳下偷货物养家,人称她“蹬大轮”的。我亲大娘的父母就不简单,应该是匪公匪婆,大娘的母亲能在飞奔的马上打双枪。寨门里有一个疯婆婆五奶奶,年青时打游击也是双枪,与五爷战火中并驾齐驱,在一次月黑之夜的突围战中慌乱抱错的襁褓小女婴,竟成为解放后官居北京的五爷离婚的理由,说是五奶奶出轨生的孩子,别的孩子都随父亲在北京,只有那个抱错的姑姑跟她在村里,五奶奶疯了。我家不远处有座坟茔,那是一队旁门爷爷的,他是地下党交通员,被杀时28岁,遗孀奶奶独自抚育两个叔叔成年,后来俩叔叔因是烈士遗孤被安排在县里工作,每当那奶奶说烈士爷爷假如能活到解放的话,俩叔叔就安慰老太太说,我爹活着你不定啥样呢。暗示烈士爷爷活着到解放也会与奶奶离婚。给我讲这些故事的是我妈,我妈说,解放初期功成名就的人流行与农村发妻离婚另娶城里年轻漂亮的女学生,那时我是懵懂的,长大后看史书看电影明白了五奶奶疯的原因及那叔叔安慰母亲的话。
  国务院教育督委会督导组到我省举办推进《教育督导条例》
  这个村庄解放前经常有土匪出没,庄的四面有四个寨门连着四条出庄的大路,高高险峻的寨墙围着寨子,寨墙上栽满密密麻麻的树木,寨墙下有大坑环绕,俗称“海子”,海子多深我不知道,印象里它一直是有水的,大人们也不让孩子们去那儿玩耍。
  8月30日,在贵阳金阳大酒店召开汇报会,省教育厅副厅长级督学潘建春就我省贯彻落实《教育督导条例》和深化教育督导改革暨第十届国家督学聘任工作会议精神情况作汇报,教育部教育督导局副局长郭佳讲话。
自《教育督导条例》颁布以来,我省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教育督导条例》和深化教育督导改革暨第十届国家督学聘任工作会议精神,建立健全督导机制和督导工作机构,加强督导队伍的建设以及督导结果的公开,强化督导经费的保障,全力助推“新两基”攻坚,加强教育教学质量监测,以强化各级政府教育履职意识为重点,以深化教育督导创新改革为动力,以推进责任督学挂牌督导为抓手,加快完善教育督导工作机制,不断提升教育督导水平,全省督导教育工作取得显著成效。下一步,我省将从四个方面狠抓教育督导工作,一是调整、充实各级教育督导机构,省级督导机构与国家督导机构的职能基本对应。二是按照省人大的立法程序,做好出台《贵州省教育督导条例》相关工作。三是加强督导队伍建设,建立省级教育督导评估专家库。加强对督学、督导工作人员的培训,提高督导队伍的专业化水平。四是制定对市(州)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的督导评估办法。
教育部教育督导局副局长郭佳充分肯定了我省教育督导工作中取得的成效,从领导重视、行动迅速、工作扎实、创新方法、效果明显五个方面进行了反馈,并就我省下一步深化教育督导改革提出五点要求:一是尽快出台《贵州省督导条例》,推动市级法规建设;二是理顺职能,尽快成立督导委办公室,要与教育部教育督导局职能相对应,将监督、检查、评估、指导归口管理;三是加强督学队伍建设,提高督导专业化水平;四是加强教育督导信息化建设,充分应用大数据开展教育督导工作;五是完善督导结果运用机制,加快推进县域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稳步推进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
 
  我在这个村庄度过了学龄前时代,1978年春天,我随医院工作的妈妈出庄读书了,只在每年的寒暑假回来与奶奶住一段,这一段时光我是那脱缰的野马,谁也管不住。有一年夏季雨特别多,我家院外几人深的大坑里下满了水,旁边的几个小坑也满满都是水,大坑不敢去,就在小坑里玩耍,我往坑沿上泼水,让它湿滑如梯,然后我们几个小伙伴尖叫着从岸边快速滑下去,那时的我调皮的比男孩更甚,从无片刻消停,下坑摸鱼爬树掏鸟是常事。有次,我蹲在小坑里故意让水面停留在下巴处,岸边大伯大娘还有堂姐们的告诫如耳旁风,把三爷也就是爸爸的三叔气的山羊胡子一翘一翘的,现在想起他当时的模样还好笑,奶奶更是一筹莫展,他们都怕我脚下一滑淹着了不好对我父母交代。最后还是大堂姐把裤子卷到大腿根,下到坑里,把我拽出来了,我就撒泼倒地打滚哭,也没人再搭理我,哭累了躺在院子外马路边睡着了才了事。估计我的亲人们不止一人不止一次在背后告我的黑状,因为从那以后的暑假里,爸妈再没让我回来住过。后来我能长成文静少动的女子,让一众熟悉我秉性的亲人惊奇又惊奇呢。读中学时,三爷与奶奶相继去世,他们是活在我童年记忆里的人。
  
  大伯有八个孩子五男三女,大娘去世多年,孩子们也分家另住,他在村头老菜地里盖了几间屋独居着。大伯是老党员,解放后任过多年大队干部治安主任,得罪过不少人也赢得很多人的尊重,如今政府每月补贴他500元,春节还有粮油慰问品,白发白胡子很精神的一位老人,我与姐姐塞钱给大伯,让他想吃啥买啥,把老人感动的不行。这次回家乡,竟然遇见多年不见的大堂嫂与二堂兄,他们也都是60开外奔7的人了,在大伯的院子里,我们快乐说着话,得知我大哥二嫂身体尚可,侄子们都成家立业有了下一代,有的在省城有的在县城,在省城的侄子还是龙凤胎宝宝呢,欠的帐都还完了,大嫂在乡养老院帮忙,每月收入1600元,最困难的时代都过去了,我听了也很宽心。我二哥说,在他乡陌路遇到我肯定认不出了,我大嫂却说,她能一眼认出我来。让我哈哈大笑,我是我们11个堂兄弟姐妹中最小的女孩(下面有一个同龄的堂弟与37岁的我弟弟),本来比他们小20多岁,又不常回老家,女人这20年的变化是沧海桑田的,二哥是男人,以前也不常在老家,认不出我是正常的。
  
  阳光晴好,多天前一场大雪,使得今年的小麦绿油油发亮,站在一块麦田里,言哥不屑于给老娘拍照,遂让小侄给我拍了一张。我面对大伯居住的房子,背后是我大哥家我家我大伯的麦田,还有许多从寨里出来的年轻人建的新房子。说起年青人,有一件事不得不提,今年春节,好几个外出打工回来的年青人对钱一万多元买了烟花炮竹,请了戏班,引附近几个村庄的人纷纷前来赏烟花观大戏,村里人更是为他们行为骄傲喝彩,年青一代逐渐成为家里村里的中流砥柱。故乡还有许多奇闻轶事流传,以前有现在有将来更有。
  
  在老家待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我们开车离去,故乡在视野里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但我知道,它一直在健康的发展着前进着,亲人们也在那块土地上安居乐业幸福生活着……
  
智汇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