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市教委开展普宁市“双一流”建设研讨会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教学设计 >

市教委开展普宁市“双一流”建设研讨会

时间:2017-09-28 19:00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每次随母亲回故乡,远远地便看到黄土坡上和山腰间座落着高高低低的窑洞房。去姥姥家需要经过一条坑坑洼洼的煤渣路。若不想走这里,旁边还有一条宽敞的干涸很久的河道可以走,依旧是坑坑洼洼。村子很大,也很安静,有人倚在门前,静静地打量着来客,遇上母亲认识的人,她会微笑地打个招呼。姥姥家有三间窑洞房,院子不大,却很热闹。大黄狗冲着来客汪汪叫着,几只鸡在闲庭信步,老猫偎在窗台上打着盹,角落的羊圈里,有羊儿探着脑袋咩咩叫着。羊圈旁有两棵高大的枣树,一到夏天,树下便是纳凉的好去处。
  
  六年前姥姥去世,我曾陪同母亲回去为她送行。姥姥生前是村里最高龄的老人,平时的人缘也极好,所以她的丧事也是村里的一件大事,村里好多亲戚朋友都来帮忙,屋里屋外尽是陌生的面孔。出殡那天生平第一次见专职哭丧的人,哭得撕心裂肺,嘴里不知哼着什么曲儿,但不管什么曲儿在他的哭声中都能变成悲伤悠长的哀乐。哭到一定时辰之后他立马收回了眼泪,仿佛有个开关在控制他,瞬间滴水不漏。
  
  那天一行人踏着蜿蜒曲折的小道送姥姥上山和姥爷合葬。随后我搀扶着母亲眺望远山,母亲含着泪水欣慰地说,对面那座远山形状很吉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该安心了。我环顾四周,连绵的山脉围绕着村庄,那条河道从村子中间穿过,若是没有干涸,定是一条奔腾的河流。远远地有座铁路桥横跨河道,看上去像一座城门。山腰间的窑洞荒弃了不少,村里大多数人家都在山下住,还有人家已经搬到镇上去住新楼房了。听说有人将要开发这里的大山,到时候人们都会搬离这里。
  
  后来,母亲又回过两次老家。最近一次是参加小姨儿子的婚礼。曾经,我收拾了一箱子女儿的衣服,问母亲什么时候回那里,可以把衣服捎回去给表妹的孩子穿。母亲摇摇头说,没什么大事以后应该不会回去了。刚开始我不太理解母亲的话,直到她参加完表弟的婚礼,回来说起老家的一些人和事,又说,以后也许不再回去了。我突然明白,故乡对母亲来说就是姥姥和姥爷,没有了自己的父母,故乡的记忆越发遥远模糊了。
  市教委开展普宁市“双一流”建设研讨会
  年少时因为家境贫寒,姥爷无法再供极爱学习的母亲上学,初中还没读完就打算让她辍学。正当她沮丧时,村里来了招工的,她偷偷地报了名,毅然决然地跟着人家走了。能干的母亲成了一名女电工,后来又换了几份不同的工作,但始终边工作边学习。期间回家相亲,和在外求学的父亲结了婚。父亲大学毕业时本来可以留在省城工作,因这个城市母亲调动工作方便些,所以父亲先来到了这个城市工作,不久母亲也调到了这里。从此这一住就是大半生的光阴,这个城市成了他们的第二故乡。
  为更好推动我市“双一流”建设工作,近日,市教委召开天津市“双一流”建设研讨会。市委常委、市委教育工委书记程丽华,副市长曹小红出席会议并讲话。研讨会由市教委主任王璟主持。 
    市委常委、市委教育工委书记程丽华对我市“双一流”建设工作提出四点要求,第一,要抢抓“双一流”建设的重大机遇,争先进位,抓住历史发展窗口期,提高大格局,融入大战略。第二,要准确把握“双一流”建设内涵要求,把握中国特色,世界一流这个灵魂;把握学科建设这个基础,凝练学科发展方向,优化学科结构,打造学科高峰;把握人才培养这个核心,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培养一流人才;把握改革发展动力,深化细化高校体制改革,构建现代大学治理体系;把握服务发展导向,主动对接天津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在服务中求发展,在发展中做好服务。第三,要高质量地编制各校“双一流”建设实施方案,方案编制要注重前瞻性、引导性、统筹性、协调性、科学性、可行性。第四,做好组织领导工作,高校党政领导要亲自挂帅,汇集资源解决问题,市教委要充分发挥作
  记得小时候,每每母亲陪我念儿歌讲故事之余,总给我讲她年少时的各种趣事。我最爱听她讲和姥爷放羊回家途中遇到狼后怎样逃脱的故事,讲过不下十遍。她还会回忆起和大姨在灶台旁借着炉光学习的情景,那时姥爷虽然一再地让她俩辍学,但姥姥不置可否,这给了她俩学习的动力。母亲也会吟唱留存在她记忆里的故乡的童谣给我听,饶有趣味且乡土气息浓郁。
  
  在我童年的印象中,母亲每年都要回老家住几日,有时也会领我一块回。她独自回老家的那几日,家里没有她的身影,我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我不喜欢那里把母亲留住,故乡对幼小的我而言是灰色的天空,煤渣堆成的路,黄色的土山,还有难咽的饭菜。每次母亲从老家回来,就会听到她的言语里夹杂了家乡口音,过一段时间才会改口。
  
  虽然故乡的环境没给我留过好印象,但我很喜欢看姥姥盘着腿坐在坑头纳花鞋底和剪纸。记忆中的姥姥总是一幅慈详温和的模样,即使生气也顶多斜一下眼,不紧不慢地嗔怪几句。姥姥的眼睛很漂亮,虽然眼角爬满了皱纹,但深陷的眼窝有些老外的感觉,我想姥姥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这点从母亲身上可以证实。
  
  姥爷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随着姥姥年纪渐长,母亲常常劝她来我们家住,但姥姥偶尔来住也只停几日。记忆中最长的时间是父亲去世后,姥姥来我家住了两个月,我明了她是心疼她的女儿。母亲和姥姥在一起总是有唠不完的话,大多是家乡琐事,姥姥说起谁家媳妇谁家娃,母亲依旧记得。母亲好似被故乡放飞的风筝,虽然岁月流逝,但依然有根线牵着她与故乡。
  
  曾问过母亲,若没有那次的招工,你还会离开家乡吗?母亲笑笑说,也许会被学校召回去当个小老师,也许会去公社大队做些事情。停了一下,母亲想了想又说,那时出去只是想着要争口气,有出息了就回来,直到碰到你父亲后才决定在外面安家。母亲的话让我思索良久。
  
  有个作家曾写道,“每个人都有故乡,而我最强烈的感受是,我的故乡一直在藏匿,在躲闪,甚至在融化,更重要的是,它是一系列的问号。”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对自己没有原生故乡情结而困惑。这个城市,生于斯长于斯,每天都有着日新月异的变化,那些关于街头巷尾的旧时光已经和记忆渐行渐远。我没有田耕奔跑,麦场嬉闹的童年,无法对炊烟升起,鸡鸣犬吠的场景有更深的体会。乡愁对于我不是一枚邮票船票或更具体的事物,我感受不到它的缠绵美丽。可是,在我的内心深处,却总有一丝关于故乡的气息萦绕着,如今想来,这藏匿着的情结正是在母亲年复一年对故乡的叙旧中完成的。
  
  而今,浓烈的乡情在久别后已化作沉默,它似一条长河,静静地流淌在母亲的血液里,又分出支流,经过我的血液,不漏痕迹地复刻在我的骨髓里。
  
  第49章默认分章[49]
智汇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