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省“全面改薄”督查组到我市进行专项检查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教师频道 >

省“全面改薄”督查组到我市进行专项检查

时间:2017-09-28 19:56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据了解,自“全面改薄”工作启动以来,郑州市高度重视,严格按照省里要求,狠抓落实,平稳推进此项工作。郑州市主要承担的任务是新郑市、新密市、登封市和中牟县4个县(市)为贫困地区139所中小学购置课桌椅、教学实验仪器设备、音体美器材、图书、多媒体远程教学设备,新建教学及辅助用房、学生宿舍、食堂、室外运动场等校舍6万平方米,使薄弱中小学逐步达到省定办学标准。
省“全面改薄”督查组到我市进行专项检查
  据介绍,截止8月底,经过努力,郑州市校舍项目开工率达到81.82%,装备购置完成率达到55.83%,学校完成率达到50.60%。为了确保此项工作走在全省前列,市教育局进一步明确责任,明晰任务目标,将原来每月督导一次工作推进情况,改为每月进行一次常规督导,工作滞后的单位每周上报一次工作推进情况,每半月市里专门对问题单位和问题项目进行现场督导,确保工作按时顺利推进。
 
  据了解,此次督导将采取听取汇报、查阅相关资料、随机实地抽查项目学校、管理系统与问卷调查等方式进行。当天下午,督查组一行分两组分别赴新密、新郑进行实地督查。
 
  虽然双凤已经变成单凤,我还是不想改换原来的题目,就是这么死心眼。我如果说这样也许是一种缅怀,我不知道这叫不叫矫情!手机的屏保还是二凤儿的照片,每天她都瞪着那双无辜的黑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我。我也早已不把它们当成是一只猫,就像此时想到二凤儿我仍然会止不住流眼泪一样。
  
  大凤儿真的怀孕了。随着越来越大的肚子,她也安分多了,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还有一项工作就是“监视”我。只要我离开办公室,她就跟在身后,无论何时。我如果一夜不睡,她也一夜不睡。我去库房,她就去库房,我在大车旁看着工人装车,她就蹲在不远的草坪望着我。如果走近她想抱她起来,她还会逃似地躲开。我曾经非常担心院里来的送货车会伤到她,但看到她巧妙地躲着来往的车辆,从货上跳上跳下的样子也就放了心。
  
  虽然整日处在猫眼的注视下,我还是感觉是一种幸福。她对我不离不弃,我是她的一生。太多的时候,动物能做到的,人类也无法望其项背。
  
  无聊时就会抱抱她,摸摸她日渐丰满的肚皮,高兴时她会在我怀里安静的呆一会,还会发出婴儿一样的嘤咛声。不高兴时便会逃开,不管有没有抓伤我。我手上胳膊上是新伤换旧伤,更别说一身的猫毛。可是我还是不长记性,还是喜欢把它四脚朝上的抱起来,贴着她的耳朵叫她闺女。
  
  也不知道她肚子里有几只宝宝,又会是什么颜色呢?
  
  又是新的一年开始。也就是说,再想要喘口气就要等到年末了!其实去年年末,也没给人喘息的机会,放假了就开始搬家。所有的东西,都从手里不只是过了一遍。一个小纸条,都要细心看过。
  
  天气一直不好,把去年冬天亏的雨水都补了回来。室内阴冷潮湿,冬天都没有工作的空调也忙碌了起来。矫情的大概也只有人类吧!河边的柳,枝上的花,却一刻也没有停止脚步。二月的风,剪刀一样,早把柳芽剪绿。走在淅淅沥沥的雨里,我一直在想千年前渭城的那个早晨,小雨把旅社的瓦和屋边的柳清洗得没有一点杂尘,一对老朋友依依惜别,相劝着:再饮一杯吧!出了阳关,就再也没有老朋友了。而那位“元二”,又是何等的幸福。有这样的朋友,即使未来渺茫,也一定是不愁前途无知己,任尔天下不识君了。
  
  三棵风信子先后开花,给这个多雨阴郁的天气带来了一抹亮色。我把它们三棵全摆在我办公桌触目可及的地方,淡淡的香气,悦目的颜色。闲暇对视,相看两不厌。那是两年前偶然的一次,在朋友家见过一次风信子,便再也忘不掉了。喜欢的不是它的颜色与香气,而是“风信子”这个特别的名字。我不知道它名字的来历跟有关的故事,我也不感兴趣什么所谓的花语。我想:那应该是风中捎来谁的信息吧!
  
  今年还能如期看到风信子的花开,实属不易。虽然我是早早的就买回了风信子的种球,早早的就放在专用的有水玻璃瓶里。因为那会的办公室不是向阳的房子,风信子得不到光照。在一个天晴日朗的午后,我就把它搬出去晒晒太阳,太阳是晒了,还没等我把它从外边的竹椅子上拿回来,就被跳到椅子上看热闹的大凤给不小心碰倒了地上,玻璃瓶打碎了,水流了一地不说,刚有点模样的花苞也被摔掉了不少。我又二次去超市寻风信子的瓶子,已经没有空瓶子卖了,每个瓶子都配着一个风信子种球,而且明显看出这些种球都是挑剩下的。只能挑了两个看上去还不错的回来,谁知搬家后,拉窗帘时又摔了一下,又磕掉了好几个花苞。磕磕绊绊中,它还是修成了正果!
  
  再说说发财树,因为喜欢它裸露在外边形态各异的根,就买了回来。给风信子晒太阳的时侯也把它搬了出去,晒完太阳就给它饱饱的喝了一顿水。然后就发现它的叶子开始萎靡而渐渐枯黄。后来无意间看见了关于如何护理花草的那篇文字的时候,有提到发财树的习性。我才恍然大悟。它不喜欢喝的那么饱,只要湿润就够。我却非得把人家灌得盆下边都淌出水来,不把人家气死才怪。想想:多简单的道理,以自己的方式对人家好,却没问人家是不是需要这样的好。就像一对老夫妻的故事:女人每次做鱼,总是把最好的鱼肉夹给丈夫,而自己却吃自己最不愿意吃的鱼头。就这样,一直到男人生命的最后,他要求妻子给他做最后一次鱼,他太想吃这辈子都没机会吃上的鱼头了。妻子哽咽了,她原把自己认为最好的鱼肉给他,而他的最爱却是鱼头。可见,强加的爱,也是一种负担!
  
  旧日里的无奈,就让它存档吧!
  
  面对又一季的春暖花开,心如大海。

智汇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