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普宁市开展2017中小学排球比赛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市直动态 > 监督投诉 >

普宁市开展2017中小学排球比赛

时间:2017-09-28 23:38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傳説,世界的某一处的故事,会在海市蜃楼的幻影里,真实地上演。
  
  【一】
  
  童謠,一个江南的女子,喜欢旅行。
  
  独独的,喜欢古老的西域,那一种寂冷的荒凉。
  
  梦幻。
  
  瑰丽。
  
  古远。
  
  神密。
  
  还有,史书里刀光剑影的悲伤。
  
  漢唐盛世的泱泱的古風,像奔腾的骏馬从遥远的時光里呼啸而来,骨子里,那些古老的东西和血液一样在身体里流淌。
  
  也许,那千年前的记忆还残留在血液里,召唤着灵魂的回归。
  
  祭奠,那些被埋葬的往昔。。。
  
  【二】
  
  童謠一直生活在江南的古城。
  
  胭脂金粉,六朝繁华。
  
  只剩下一条香艳的秦淮河在滚滚红尘里与時光一起慢慢变老。
  
  古莽沧凉的西域,犹如一个诡秘的谜底,神密的咒语,缠绕在她梦里好多年。
  
  她的梦里,总是走进一个白袍银甲的男子。
  
  寂冷安静地站在残破的城头,吹着古老的陶笛。
  
  凛冽的大風,飘着他雪白的战袍,仿佛是一瓣随时都可能消逝的雪。
  普宁市开展2017中小学排球比赛
  男子永远那麽倨傲,即使低婉忧伤的笛声里,依然看不见他的忧伤。
  9月23日,肥城市中小学排球比赛在桃园中学举行。来自桃园、老城、潮泉、安站、仪阳五个乡镇的共18支球队参赛。各镇的队员在场上奋力拼搏,加油声、喝彩声此起彼伏,很多参赛队员的家长也赶到赛场为孩子加油鼓劲。比赛进行得紧张激烈,每当打出精彩的回合,全场都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经过激烈角逐:潮泉、老城、桃园代表队分别获得初中男子组前三名,安站、老城、潮泉代表队分别获得初中女子组前三名,仪阳、桃园、安站代表队获得小学男子组前三名,安站、仪阳、桃园代表队分别获得小学女子组前三名。在肥城市教育局体卫艺室的组织下,多方的共同努力和配合使得比赛顺利进行,大家都看到了真正的体育精神在学生中的传播。通过这样的比赛,将进一步推进各学校的体育工作,切实增强学生体质,促进学生的身体健康。(
 
  她看不清他的脸。
  
  梦醒后,那首古老的曲子还在夜里飘荡,迟迟不肯离去。
  
  童謠知道,那是一首唐代的古曲,流传在江南市井的思乡曲。
  
  有一天。
  
  梦里,落着沧茫大雪。
  
  白袍银甲的男子,站在落满大雪的城头,兵临渊峙地站在古老的时光里。
  
  陶笛声响起时,金鼓大振,激昂,悲壮。
  
  城下,狼烟。
  
  杀气腾腾的千軍万馬。
  
  城破。
  
  雪,触目惊心的红。
  
  血,染红了男子白色的战袍,像密密匝匝地盛开到荼蘼的红蔷薇。
  
  静静地面朝着东南方倒下。
  
  东南,遥远的东南方,是江南,有他的故乡和温婉的爱人。
  
  他的江南,花开荼蘼,伊人婉约清扬。
  
  【三】
  
  四月末。
  
  江南已是初夏。
  
  一帘一帘的蔷薇花开了。
  
  花开荼蘼,简简单单的花儿,密密匝匝地盛开一场繁华如梦的花事,把平凡普通的日子渲染成一季的美丽。
  
  童謠一个人去了且末。
  
  缠绕在梦里的古西域。
  
  初见,且末。
  
  有种似曾相识的味道。
  
  那天,下了一场雪,冥冥之中的相逢。
  
  南疆荒漠很少下雪,在初夏更是难遇。
  
  细细碎碎的雪,到黄昏。
  
  那种亘古的荒凉,让心里隐隐地疼着。
  
  黄昏,雪霁。
  
  天青,冷峻的青色,干干净净,那样的颜色把人的心都怜疼了。
  
  冥冥之中,有人牵着她的心,懵懵懂懂出了小镇,一个人到了沙漠边缘。
  
  大漠的落日,真如古人说的一样,又大又圆地落在苍苍莽莽的地平线上。
  
  亘古的寂凉。
  
  陶笛声,低婉忧伤的江南小调。
  
  仿佛是轮回的记忆,生張在生命里。
  
  一曲断肠。
  
  忽然,笛声陨落。
  
  激昂的战鼓声从一千多年前的时空穿越而来。
  
  千軍万馬的厮杀声。
  
  浮现在眼前。
  
  那不是声音,是幻像。
  
  海市蜃楼。
  
  回放着一千多年前的故事。
  
  童謡像坐在空无一人的电影院里,哀伤地看着千年前的爱人在浴血厮杀。
  
  白袍银甲的男子最后一个倒下,那面写着大大的“唐”字的战旗在最后的一丝斜阳里落下。
  
  面朝东南,那是故乡。
  
  她和他在无数个梦里遇见,第一次看见男子的脸,很美,冷冷的俊秀。
  
  张扬着軍人自豪的骄傲。
  
  童謡的心痛的就像失去了一个最亲密的人一样。
  
  伸出手,去触摸千年前爱人的脸,却怎麽也触摸不到的悲伤。
  
  眼泪,从脸上滑落下来的瞬间。
  
  她仿佛经历过一次生离死别。
  
  心里一直呼唤着一个男子的名字。
  
  芦白。
  
  【四】
  
  【且末县誌】,记载。
  
  唐贞元年间至大中四年【公元785年~公元850年】,吐蕃占领且末。
  
  公元785年春末,吐蕃数千精骑攻陷且末城,唐军统领芦白战死,城亡。
  
  童謡在来且末之前,在南京大学的图书馆找到一本古旧的【古西域三十六国誌】看见的几句话。
  
  廖廖数字,勾起千年前一段悲悯的往事。
  
  那夜,一直在做梦。
  
  她和芦白的梦。
  
  终是明了,为什麽要做那麽神密而遥远的梦。
  
  芦白是千年前的爱人。
  
  醒来,窗外是金戈铁马般的沙尘暴肆虐着这个远离文明的沙漠绿洲。
  
  土夯的小屋里,一盏烛火,告别阴阳的两隔,告别一重山一重水千年的等待。
  
  手心里,握着一块且末玉的玉佩,阳文小篆刻着"芦白"。
  
  多年后,她的学生讲了一个故事。
  
  陕西汉中,定軍山脚下,有诸葛孔明的衣冠冢,叫武候墓。在武候墓的隔壁是一所省级中学,曾是诸葛孔明六出祁山的演兵场,也许是沾了诸葛孔明的灵气,学校的升学率很高。
  
  每年的某些日子,月白风清的深夜,若是有缘,会看见千軍万馬皆白衣素缟,肃然。。。
  
  听到这个故事时。
  
  她会想到那块且末玉的玉牌,是真,是幻?
智汇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