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我市在“阅读与成长”征文赛获得历史成绩最佳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工作职能 >

我市在“阅读与成长”征文赛获得历史成绩最佳

时间:2017-09-28 22:30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喜欢望向窗外,喜欢看着火车从对面山内隧道驶出、驶进。那长长的列车,像我长长的思念与忧伤。
  
  我温柔的忧伤。
  
  朋友说:你总会处于两个极端,高兴时没心没肺,忧伤时令人心碎。我微笑。我想说,其实,我的内心,更多的是忧伤,那些个没心没肺的爽朗,是我的努力。
  
  我没有发现忧伤有什么不好,就如此时,这温柔的忧伤,会融化我,会感动自己。
我市在“阅读与成长”征文赛获得历史成绩最佳  
  总在用心、用力的生活,所以,总会心疼。
  近日,2017年“黄浦杯”长三角城市群“阅读与成长”征文颁奖大会暨活动黄浦论坛在上海举行,江浙沪赣三省一市地区的24个城市组织教师参加由长三角教育科研协作共同体组织的征文评选活动,我市上送的20篇老师文章全部获奖,其中一等奖1篇,二等奖3篇,三等奖16篇。我市在本次征文首次实现获奖率100%,也是24个参赛城市中唯一全部获奖的城市,创造台州历史最好成绩。
 
除上海市外,我市获奖总数和一、二等获奖数量均为全省第一、长三角23个参赛城市第一。我市选送的3篇文章被长三角教育科研协作共同体选编、华东师大出版的《教师30种读书体验》收录,占十分之一。
 
颁奖大会上,台州市外国语学校邓维策作为3名获奖代表之一发言,介绍了他的《五岳之外他山尊:结缘黑格尔》内容与写作过程,台州市教科所有关负责人在长三角城市群教育科研协作共同体工作会议上,作了有关征文活动组织与指导工作的典型经验介绍。
 
据了解,本次征文共收到1000多篇文章,其中上海市每个区、江浙赣每个地级市限送20篇,经专家严格评审,评出一等奖17篇,二等奖78篇,三等奖374篇。
 
本次征文由上海教育科学研究院、《上海教育科研》杂志社牵头的长三角教育科研协作共同体主办,每年定期举办“黄浦杯”长三角城市群专题征文活动,至今已有十四届,已成为长三角教育科研协作共同体的品牌项目,影响力很大。通过这个平台,有效地总结提炼诸多的实践性成果与地区性经验,既提高广大教师的科研和写作水平,也交流传播先进的理念与方法。
  看一篇好文章,每一次走进作者的内心,就会心疼;听一个故事,每一次感同身受,就会心疼;和朋友聊天,总有那么一刻,也心疼。
  
  疼,不是感觉,而是真真切切的揪心,慢慢放射至双臂,传递到全身的痉挛似的疼。疼到难过。
  
  有时怕这种疼,有时却又着了魔似的贪恋。尤其,夜深人静,在我温柔的忧伤里,环抱着一阵一阵的心疼,泪,潸然而下。问朋友:你有过心疼吗?友说:有。
  
  有疼,说明我们还能感知身外或有关自己的喜怒悲乐。有疼,说明我们的心还有着最初的真诚与善良。
  
  所以,我们该庆幸。
  
  雪夜,想起一份约。
  
  尽管,相约的人,早已不知去向。
  
  那一年的我们,以为,时光很快。以为,感情很深。以为最深的感情能跟得上时光的脚步,能抵得住人情世故的变迁。
  
  于是,将一份约,交给时间。
  
  其实,时间,它并不快。无数个分针追赶时针的空隙里,我无数次用沾满月光的指尖,一字一句临摹心情,将心事用文字记录成风轻云淡的图画,将等待描绘成别人看不懂的素颜。即使是回味里一时的温暖,我也倾其所有的虔诚,依着诺言的温暖,站立在风雨薄雾里,毫无怨言地守望在红尘俗世里……
  
  时光,在文字里搁浅。思念,在纸笺上泛滥。
  
  然而,当时光的距离一寸寸缩短,我们的距离却一尺尺拉长,我踮起脚尖,终究也未能找到属于我的彼岸。
  
  在我以春夏秋冬为径,以白天黑夜为纬,将这一年等来的时候,繁华,早已落尽,连萧条都已无味,只看见如梭的光阴里,一个为爱而醉、为爱而泪、为爱而卑微的影子,在苍茫的忧伤里,独自承受一种蚀骨的薄凉。
  
  你已只是你的山,我也只是我的水。
  
  谁说?情,不用时光来回答。谁说?爱,可以最终到白头。
  
  5、
  
  曾是你眼里的巫山云,曾是你灵犀里的一点泪,曾是你手心里捧着的小人儿,曾是你梦里的笑醒。
  
  曾说:因为爱,所以原谅;曾说:因为爱,所以懂得。
  
  曾……
  
  回忆里充盈着无数个曾经。
  
  染上风霜的笔墨,一撇一捺都是时光深处沉淀的无奈,字里行间都是以曾经为名的烙印。
  
  多想,跨越世纪的距离,找回旧时模样;多想,穿越时光的隧道,回到相识的最初。然而,满目满目的句号,如镣铐上一环套一环的椭圆,禁锢着我欲抬起的脚步,我抬头,仰望,个个句号渗出滴滴血泪。我仿佛看见曾经执着于回忆里的那个落寞的影子,在徒自赶赴一场镜花水月的约会。
  
  前面,有我们到不了的远方,而过去,何尝不也是我们到不了的远方。
  
  曾经留在岁月里的那些素笔文字,已在时光的沉淀中,褪了颜色,失了风骨,执笔的人,也已淡泊如初。
  
  当习惯了这一种习惯,我不再期冀年华的璀璨,只愿以清浅如水的容颜,在这一种习惯里,不言不语,做时光最从容的过客。
  
  而这一种习惯,刚刚好。
  
  佛说:每个人的一生,都有几次劫数,唯有历尽尘劫,才可以远离大千世界,免受沉沦之苦。只有经历过,才能更好的体味岁月的沧桑,也才能懂得真正需要什么。
  
  别说遗憾,别说惋惜,相信,生命的每一次选择,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也许某年某月的某个转角,偶遇,也只是一句:你还好吗?
  
智汇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