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我市组织开展传染病防控工作培训会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法律法规 >

我市组织开展传染病防控工作培训会

时间:2017-09-28 16:46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历经三年无性婚姻,肖燕和陶军终于离婚了。肖燕斩断了道德的绳索,卸下了人言的桎梏;陶军则如释重负,养不起的金丝雀,不如放飞。
  
  陶军苦笑着说:“强扭的瓜不甜,捆绑不是夫妻,结婚三年,其中的滋味,只有我们自己最清楚。”
  
  一纸结婚证,挡不了劳燕双飞
  
  肖燕和陶军离婚后,陶家人原打算,哪怕是经官动府,也要肖家退回彩礼钱。陶军死活劝住了,两人成为夫妻本是缘分,不能结缘,何必再去结怨。
  
  从订下婚事,肖燕和陶军就没有单独相处过,更没有共同语言。彼此都有些看不上眼,认为对方不是自己的菜。结婚三年,肖燕没正儿八经地和陶军说过话,要么脸阴着,要么就损几句,仿佛陶军欠她八百吊钱。陶军心里也窝火,娶个媳妇,没成想接回来个姑奶奶,不能碰、不让挨,还要一日三餐地供着,时间久了,心就渐渐地冷了。
  
  肖燕和陶军的婚姻小舟,终于被冷战打翻了,两人跌落到水里,还好都没有淹着,各自爬上了岸。只是,一个是此岸,一个是彼岸。
  我市组织开展传染病防控工作培训会
  女靓男讷,乡下说亲成了拉郎配
  秋季开学季,喜迎市运会,为师生健康保驾护航、维护稳定,教育局保健所联合区卫生计生部门,对我区中小学、托幼机构、中专学校的卫生主管校长、卫生保健教师200余人进行了传染病防控方面的培训。
   本次培训于8月24日在芦台四中报告厅举行,特聘请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市口腔医院、区结核病防治所的专家进行了相关培训。内容包括中小学、幼儿园流感、水痘、诺如病毒、手足口病等常见传染病的防控、消毒卫生工作、免疫规划工作;中小学结核病防控工作;预防艾滋病教育等。
    通过本次培训,提升了我区学校卫生保健人员的专业素质,提高了专业知识与技能,对加强我区学校卫生保健人员队伍建设,完善学校卫生保健工作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肖燕在农村女孩子中算是出挑的,身材匀称,面容姣好,个子适中,上过小学。十五六岁,她就跟人一起去深圳打工,月工资4000多元。家里不要她的钱,每月的工资,她都会花光,有时还借钱。这些钱,一是花在吃饭和零食上,肖燕从不委屈自己,经常去饭店,饭菜常常吃不了一半就剩下;二是买化妆品,但很多买回来就成了摆设,根本用不着。
  
  习惯了城市的生活,肖燕想彻底走出带着泥巴味的乡村,过公主般的生活。但她不够温柔,三句话一说,男孩子就有些怵,躲着她,心中的白马王子,一直没有出现。
  
  陶军戴着近视眼镜,上了三年的技校,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跟着爸爸在武汉打烧饼,收入还不错。陶军不善言辞,属于内秀型。见了女孩子,他都不敢说话,更别说哄女孩子开心了。
  
  过年时,肖燕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走路在村子里能刮起一阵风,家里人张罗着给她找婆家。肖燕和陶军两家的住处相距不到一里路,却是两个村子。男当婚、女当嫁,媒人一说合,肖燕的父母很乐意:陶军人实在,家境殷实,肖燕嫁过去,不会受气。肖燕有些看不上陶军,但没有说愿意,也没有说不愿意。陶军家没有啥意见,婚事就这样订下来了。
  
  上轿礼,两家都憋出一股怨气
  
  年后,陶军家备了厚礼,毛脚女婿第一次上老丈人家,肖燕却横挑鼻子竖挑眼,把陶军弄得灰头土脸:不会办事,肉不新鲜了,酒价位低了,糖果不是名牌;嘴不甜,见了亲戚邻居不会说话,不会客套;不大方,给侄子侄女的压岁钱少了。处处赔着笑脸的陶军,紧张得说话都结巴了。
  
  这亲戚走得,窝火。第一次见面,陶军铩羽而归。接下来的一年当中,陶军和肖燕联系不多。肖燕的手机总是换号码,说新号码有优惠,省话费,陶军只得频繁向肖燕的父母要号码。但每次电话打过去,肖燕不是正上班,就是和工友们一起逛街,说不了两句话,就挂了。
  
  转眼到了腊月,陶军爸妈心急,把媒人请到家,商议婚事,要八字、传书、合日子、商量彩礼钱。肖燕开口就要九万九,还要备齐八色礼。陶家有些吃力,去年刚给小儿子办了婚事,家里只有十来万元的积蓄。最后,媒人说到六万八。肖燕放出话,结婚那天,用礼金钱补上来,但陶家人以为她只是说说,并没有当真。
  
  明媒正娶这天,花轿早早就去了,天快晌午了,新娘子还没有上轿,肖燕非要让陶家补齐欠的彩礼钱。眼看着日头偏西了,农村办喜事有讲究,赶忙请来了媒人,陶军爸写了三万元的欠条,肖燕才下轿,拜了天地。家里人认为,这是陶军和肖燕在演双簧,弄得陶军里外不是人。
  
  这婚结的,真憋气。第二回合,陶军又败了。结婚后因为称呼发生了冲突
  
  婚后第二天,新娘子要早早起来下厨房,做好饭后叫爸妈吃饭并改口。现在城里结婚,婚礼上,司仪就把改口的活做了,叫改口礼,要封红包。肖燕从过了门,没有叫过一声爸,喊过一句妈,陶军爸妈心里就有些不舒坦,说肖燕不太懂事,总不能“喂喂”地喊一辈子吧。
  
  陶军私下里说了两句,肖燕竟说:“那是你爸妈,又不是俺爸妈,又没有养活过我一天。”让陶军更生气的是,从结婚到现在,肖燕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与他同房。
  
  大过年的,陶军忍了,第三回合,他输得没有了志气。
  
  外出打工,同厂却不住一起
  
  三六九,往外走,还没有过完蜜月的肖燕,嚷着要出门。陶军爸妈就让陶军一起去,小夫妻在一起,能有个照应。
  
  陶军进了肖燕的工厂。但肖燕约法三章:“在外人面前,不能说两人是夫妻。”陶军住在男宿舍,肖燕住在女宿舍,陶军每次去找肖燕,她总是带上女伴,对女伴说:“陶军是我男朋友,可以使劲儿宰。”陶军几次提出在外面租房住,肖燕死活不愿意。
  
  人家婚后的小两口,如胶似漆,干柴遇烈火。陶军的烈火,始终没有遇到干柴,但心头的无名火早烧了起来。
  
  一晃,三年过去了。肖燕肚子依然没动静,面对父母的质疑,陶军嗫嗫嚅嚅的,没有说什么,似乎有难言之隐。过年了,陶军妈说有法子,想敲打敲打肖燕:不能任性,该要小孩了。肖燕借着机会和婆婆吵了一架,回娘家住了,还托媒人捎过来话:日子没法过了,离婚。
  
  肖燕没有外遇,这点让陶军说不出什么。离就离吧,陶军心里说,这样的女人真的伺候不起。
  
  离婚了,对两人都是解脱。肖燕离婚后,很快又说好了一家,男方一家依然很惯着她。陶军仍去武汉打烧饼,只是自己独立干,现在还在寻找合适自己的另一半。
  
  一针谏血
  
  婚姻没有谁对谁错,只有合适不合适。没有沟通,不仅对婚姻生活有影响,而且对精神的摧残尤甚,放手了,或许对双方都好。
  
智汇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