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为了人民满意的教育!
教育者善用智慧全靠一颗慈悲心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法律法规 >

教育者善用智慧全靠一颗慈悲心

时间:2017-09-28 16:36来源:普宁教育网作者:funiss
 
首先是高,水平高。科技教育多姿多彩,各校在普及中提高,着力培养1到2个特色项目。如北京27中学模型分团,从车模到海模,不断提升;北京景山学校的天文社团,十分耀眼,还有生命科学;北京166中学与美国冷泉港的合作研究,国际化合作更是得到专家的赞许!北京65中学主攻电子与信息,建立电子创客站;北京5中的生命科学,葡萄酒的制作别有意思。每个学校特色科教水平之高,超出我们想象。这得益于高端引领。很多学校与清华、北大等名校有机对接,如166中学高一的冰心文学特色班和生命科学实验班走进清华,参加校园,感受清华的厚重,同时还可每2周到清华聆听名师生命科学前沿的讲座。东城区百名专家进校园更使名师引领落地生根,北大、清华的副校长也能到学校作讲座的震撼力可想而知!当我们一些学生在电子游戏玩得不亦乐乎时,北京的孩子早已与大学和社会高科技接轨。我们在说北京招生条件的优越时,也应惊叹他们的起点实在高。          
 
其次是大。大投入是保障。比如北京景山学校,单改造天文观察设备投入超过一百万元,去年投入科技教育四百多万元。北京166中派科技骨干教师到美国接受培训。每个学校大手笔的投入得到教委的大力支持!大空间是关键。学校社会实践基地空间之大。高校基地,天文台,博物馆,海军基地,尽展所长,让学生大开眼界。        
落叶有黄叶,绿叶也不少;落叶,春天有,夏天有,秋天更有。
  教育者善用智慧全靠一颗慈悲心
  一场春风,风甩动着叶子,绿叶席卷着,在地面上滑行,次日的阳光,晒干了落叶的水分,依然碧绿;一阵雷雨,雨拍打着叶子,绿叶湿漉漉的,蜷缩于地上,星星点点的泥浆,是它最好的装饰。
  
  经受不了风雨的绿叶,永远看不到秋天。
  
  盛夏,多日不雨,叶子卷成了筒,无精打采的,煎熬、煎熬,老了的树叶,起了褐色的斑块,一个,又一个,失去蜡质的光泽,耗尽蓄积的养分,毅然地脱离枝头,平铺地挺在地上,风都拉不起。
  
  老叶的离去,枝头上只留下嫩叶,等待,等待,一场夏雨的润泽,满树又挂新绿。
  
  秋高,叶,似一艘艘舢板,叶柄就是桅杆。飘飘荡荡,划向大地的港湾,这是叶的归宿。
  
  一叶知秋,黄叶是秋的嫁妆,陪秋去远方,嫁给冰河对岸的春,生下花,枝招展,结出果,香满枝。
  
  太和县城西,紧挨着沙颍河坝子东面,有一株皂荚树,树龄有560多年,约生长于公元1454年前后,明朝景泰年间。现位于太和县沙颍河国家湿地公园主入口的北面(文明西路尽头)。
  
  该皂荚树已列入《阜阳市古树名木保护名录》,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人字形钢管顶着三个主枝条,周围一圈一米多高的木栅栏,防止游人近距离触摸,西北方安装了一个避雷塔。一个木质标识牌,用中文、英文介绍了该树的种属、树龄等。
  
  现在的皂荚树要三四人方能合抱,皂荚树东北面的树身烂掉了,一直洞穿到西南面,大空洞能容纳四五人。皂荚树的受伤,时间不太久,发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流传下来的有两个版本。一个版本是大炼钢铁,离皂荚树不远的大炉子烤焦了半边树身。树活了下来,只剩下东南、西南的两个大树枝一片繁茂;另一个版本是,居住在皂荚树不远的一户人家,麦秸垛失火,殃及皂荚树,烧毁了半边树身。
  
  同样是上个世纪,皂荚树还险遭一次磨难。太和县志记载,1930年,驻太和国民党部队为防御驻扎在亳州的孙殿英部队进犯,将王营一带的樱桃树、香椿树砍伐数千株,在县城外修筑鹿寨,皂荚树幸免于难。
  
  湿地公园建设之前,皂荚树掩映在一片树林当中,北面、南面、西面,成品字型有三个小村庄,都叫做王营,住的多是王姓人。皂荚树及其周边湿地公园花草的养护,多靠王营村的人。他们每天早上到湿地公园干活,都会到皂荚树边走一走、看一看,皂荚树成了王营村的象征。
  
  从明朝开始,太和沙颍河两岸,屯兵或者军垦,居住的多是军户。现在沙颍河两岸以营为村名的,还有十几个村庄。据王营村养护公园的老人说,王营村的人可能是迁居于太和、官至刑部尚书、被称作青菜王的王质的后代,此皂荚树也应为王质的后人所植。
  
  在不少村民的心里,皂荚树是棵神树。皂荚树周边居住的人家,都陆续搬离。王营也由一个村子,分成了三个小村庄。居住的人远了,皂荚树有了更好的生长环境。
  
  以前,村子里添了小孩,第一个就是去树边烧香,谁家孩子有了出息、走出了村庄,也去还愿。正月初一、十五,王营的人都到皂荚树边祭树神,临近几个村庄的人也来烧纸,树前总有香灰不断。湿地公园开始建设后,王营村的人搬迁住到了城里。年关、清明等节日,村民们不论住在哪里,都会带几炷香、几刀冥纸,来到皂荚树边祭拜,祈求安康。
  

智汇领袖